善良的种子会开花

  那天,她来报社找我,说有一个弱智的女儿,已从家里走失了七年了。七年里,他们全家发了多少传单广告,还是没有找到她。但她以一个母亲的直觉,坚信自己的女儿还一直活在这个世界上,听说我们报社来了一个流浪女孩儿,她来看看。
  我把那个女孩儿领到她面前的时候,她一下子就怔住了,继而眼泪哗地流下来。她急切地拉住女孩儿的手,说,就是这闺女,就是她,没错,是我的小玉兰。被她唤作玉兰的女孩儿,只是很茫然地看着她,拼命地把自己的手从她那双苍老的手里往外抽。她对她,没有一点印象。她本来脑子就不太好使,又过去七年时间,难免会记不得我。她撩起衣角揩了一下眼角的泪,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那一刻,我甚至相信,那个女孩儿就是她苦苦寻了七年的女儿。我也希望事实就是如此。但我们还是要遵从科学的规矩,在等为他们做了亲子鉴定后,才能作最后的定论,为的是对他们每一个人负责。
  在等待结果的那段时间,她要求先把孩子领回家去。在外漂了那么多年,她要好好补偿一下孩子。我们同意了。
  结果出来得有些慢,那长长的一段日子里,她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的办公室。她连问都不来问一下。也是,有什么比一位母亲的感觉更准确的呢?可我们谁都不会想到,她的感觉也会出错。检测结果出来了,那个女孩儿,与她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一张薄薄的纸,就让她所有的希望与爱落空了。我竟然有些恨那些多事的规矩,还有现代如此发达的高科技。
  我们直接去了她家,希望用最委婉的方式来向她表述这份遗憾。去的时候,她正在给玉兰梳头。一个多月的时间没见,玉兰和我们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完全判若两人。脸儿洗得白白的,透着淡淡的红润,一头乱糟糟的长头发梳成两条油光光的麻花辫子,身上穿着喜庆的红色碎花裙子。只是她的目光,仍然有些呆呆的,对于我们的到来,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热情。她把我们领进屋,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过玉兰。她说,这孩子,来了这一个多月,总算记起些什么了,脑子还是不太好使,但她不嫌弃,她要用剩下的时间来疼爱她。说话间,她的另外几个子女也相继进屋。看得出,他们都同自己的母亲一样疼爱着这个失而复得的妹妹。而且,他们都同她一样,丝毫也没有怀疑我给他们带来的那份结果。
  绕了大半天,我还是支支吾吾地讲了。我说,结果出来了,玉兰可能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孩子。她像没听明白,脸上一直挂着笑,淡淡地说,你说什么?玉兰不是我的孩子?说笑话吧。我把结果递给她,她摇头说,不用看了,这孩子就是我们的。到底是她家儿子年轻见过世面,他接过去,脸上的笑慢慢就僵住了,妈,她不是我妹妹。她不再笑,回头看看玉兰,又抢过那份检测书,眼泪就慢慢流下来,怎么会这样,怎么能这样?她一直喃喃着,好久,连我们出家门时也没出来送。
  那天下午,我们的车刚开回单位。他们一家人已风尘仆仆地站在我们的大门外。她拉着玉兰的手,玉兰的胳膊上挎着一个大大的包,里面塞满吃的穿的。她说,既然她不是我们的孩子,我们还是把她送回来了,你们再接着帮她找亲人吧,也接着帮我们找找我们的玉兰。说这些时,她的眼睛一直红红的。说真的,对于这样的结局,我们完全没有吃惊的必要。只是,还是觉得这来得太快了些。
  他们把女孩儿交给我们,就匆匆走了。
  两条寻人启事,又像两块重重的大石压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上。
  找不到女孩儿的亲人,我们只好先安排她住下。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命运在瞬间发生的巨大变化,在我们办公室里好奇地东瞅西摸。那天晚饭时分,她忽然问,妈妈怎么不来接我?说一会儿就接我回家的。我的心一下子缩起来。她到底还是对那个家有印象的。
  接下来,我们又忙碌着为女孩寻找亲人,也为她,找她真正的玉兰。不料几天后,她又来了,在儿子的陪同下。见着我们,她就急切地问,玉兰呢,她这几天怎么样?我们抱歉地回答,她的玉兰还没有一点消息呢。她说,错了,我说的是现在的玉兰。我有点糊涂。她解释说,我们来领玉兰回家的。回去想来想去,我们还是放不下她。怎么说,这孩子与我们是有缘分的,尽管她是假的玉兰,我们还是决定要她了,直到她找到真正的家为止,找不到,我们就养她一辈子。
  这一次,是我们没有料想到的。
  “我们要好好待她,她也是爹娘身上掉下的肉,她的爹娘也正在她不知道的地方为她揪着心呢。世上总是好人多,说不定,我们的玉兰,这会儿也正跟着好心人享福呢……”看着她再一次拉着女孩儿的手,走出了报社的大门,我的眼睛湿了。
  是的,她们都会很好,因为,这世间的角角落落,都会有像她一样善良的人,善良的心。想起春日的天空下,蒲公英的种子,借着微风的力,就飘向田间的角角落落,落地就生根,生根就发芽,然后开出一片灿烂金黄的花。那一颗颗善良的心,也会像这种朴素的种子,借一股东风,让最真最美的花,开遍世间的每一个角落。(文/梅寒)

励志一刻

没有感恩就没有真正的美德。 –卢梭

兄弟的另一种诠释

他出生的那年,计划生育抓的正严,村里有生二胎的人家,不是要躲到外地就是要被罚款。只有他,是光明正大生下来的老二,并非家中有权有势,而是因为他哥哥患有先天脑疾。俗话说,就是弱智。

一、母亲挥着手里的一根小竹竿,对他说:永远不许碰弟弟,记住没?因为担心他会伤害弟弟。父母更不许他进入他们的房间,即使是吃饭,也让他单独在自己的小屋里吃。他经常偷偷蹲在父母的房门外向屋里望去,看到弟弟时,就笑得口水顺着嘴角流出来了。其实他很小的时候,也曾被深深的疼爱过。只是当年龄相仿的孩子已经学会说话、走路时。他却目光呆滞,讲不出一个字来。检查出是脑疾后,爷爷奶奶把怨气撒到母亲身上,母亲便把委屈强加给他,经常因为一点小事就打他一顿。有时,母亲在院子里抱着弟弟晒太阳。他小心翼翼地靠近,兴奋得想摸摸弟弟的脸蛋,母亲像逃避瘟疫一样抱着弟弟闪到一边,大声喝斥他:不许碰弟弟,你想把病传染给弟弟吗?一次,父母不在,他远远地看着姑姑怀里的弟弟,还是傻傻的笑,流着口水。姑姑心一酸,向他招手,说:来,摸摸弟弟的手。他却迅速的躲开,口齿不清,断断续续地说:不……不摸,传……传染……

那天姑姑哭了。他伸手为姑姑擦眼泪,自己却依旧在笑。

二、弟弟慢慢长大,已经开始牙牙学语。有几次,弟弟伸着胳膊,蹒跚着向他走来,他兴奋得手舞足蹈,只是母亲总会慌忙跑过来,把弟弟抱开。看着别的孩子手里拿着的冰棒,他抿舔着唇,感到炎热而口渴。那些孩子说:你学狗在地上爬,就把冰棒给你。他学了,可他们并没有把冰棒给他,而是笑得前仰后合。一向动作迟缓的他猛地从地上爬起来,像疯了一样劈手就抢,那些孩子都吓呆了。他拿着冰棒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家里跑去,一路上,冰棒不断融化,待他跑回家里时,只剩下可怜的一点了。弟弟正在院子里玩,他趁着母亲不注意,把冰棒举到弟弟面前,说:吃,吃,弟吃。母亲看见他拿着一根小木棍向弟弟比划,冲过来一把将他推开。他摔倒在地,仅剩的冰棒杆也掉在地上,他痴痴地看了一会儿,哇的一声哭了。

弟弟学会说话了,可是从没有人教过他叫哥。他多希望自己能像所有的哥哥一样,被弟弟叫一声哥。为此,每当弟弟在院子里玩时,他就会在三米外的地方,吃力地大声喊:哥,哥。他想让弟弟听到,让弟弟学会叫他哥。一天,他继续喊着哥、哥时,母亲冲他嚷:一边玩去。这时,弟弟突然抬起头看着他,竟然清晰的叫了一声“哥”。他从来没有如此激动过——拍着巴掌跳起来,忽然跑过去,用力抱住弟弟,眼泪和口水一起流到弟弟身上。

三、他是从小被同学喊着“傻子他弟”长大的,他对这个称谓憎恶至极。所以他看着总是对着他傻笑的哥哥,心中充满了厌恶。一次他又因为“傻子他弟”这个称呼和同学撕打了起来,他被那个同学压在身下,忽然对方的身体轻飘飘的离开了他,是哥哥出手了。

他从未见过哥哥使这么大的力气,把那个男孩横空举起,摔在地上。男孩顿时在地上滚着喊疼。他害怕了,他们惹了祸,父亲一定会揍他的。那一刻他恨透了母亲,为什么生一个傻子给他当哥哥。他用力得推了哥哥一把,气愤的吼:谁让你多管闲事,你这个傻子。哥哥被推得抵到树上,傻呆呆的看着他。那天,父亲让他和哥哥并排跪在地上,竹竿无情地落下来时,哥哥趴在了他的身上,忍痛颤抖着说:打,打我。

有一天,城里的亲戚带来了他们没见过的糖果,母亲分给他八块,留给哥哥三块,这样的事情已不是第一次,他理所当然地接受了。次日清晨,哥哥在窗外敲着玻璃对他傻笑,踮着脚把一只手伸过来,脏兮兮的掌心里是两块糖。他愣了愣,没有接。哥哥再次伸手时,已变成三块糖。是哥哥仅有的三块糖,他含糊地说:吃,弟吃。不知为什么,这次他突然不想要了,哥哥急得跺着脚说不出话来,干脆把糖纸剥开,往他嘴里塞。当他吃下糖时,他清楚地看到哥哥眼里流出了泪水。

四、弟弟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天,父母乐得合不拢嘴,哥哥也高兴得又蹦又跳。其实哥哥并不明白什么是大学,但是他知道弟弟给家里争了气,现在没有人再叫他傻子,而是叫他“君旺他哥”。他离开家的前一天晚上,哥哥还是不肯进他的屋子,而是从窗外递给他一个花布包。他打开,竟是几套新衣服。都是几年前姑姑给他们个俩做的或是城里的姨妈送的。原来,这么多年,哥哥一直没有穿过新衣服。可是,他和父母却从未注意过。此刻,他才发现,哥哥穿在身上的衣服磨破了边,裤子短的吊在腿上,滑稽得像个小丑。他鼻子微微发酸,这么多年,除了儿时的厌恶和长大后的忽视外,他给过哥哥什么呢?哥哥还是多年前傻笑的模样,只是眼里多了几分期待,他知道那期待意味着什么。尽管哥哥不知道他在不断的长高,不知道衣服的款式已过时的他无法穿出门。但他还是假装收下了衣服,高兴得在身上比量着问:哥,好看不?哥哥很用力的点头,笑得时候嘴巴咧得很大。他在纸上写了两个字:“兄弟。”他指着“兄”字对哥哥说:这个字读兄,兄就是哥哥;又指着“弟”字,这个字读弟,弟弟就是我。“兄弟”的意思就是先有哥哥,才有弟弟。没有你,就没有我。那天,他反复的教,哥哥却坚持读那两个字为“弟兄”,不连续却很坚决地读:弟,兄。走出哥哥房门时,他哭了。哥哥是在告诉他,在哥哥心中,弟弟永远是第一位的,没有弟,就没有兄。

五、对一个农村孩子而言,大学生活显得分外精彩,他几乎忘了自己还有个患脑疾的哥哥。那次母亲在邮局给他打电话时,哥哥一起去了。母亲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末了,母亲说:跟你哥也说几句吧。哥哥接过电话后,许久没有声音,又是母亲接过来,说:挂了吧,你哥哭了,他在胸口比划着,意思是想你。他本想让母亲再把电话给哥哥,他想告诉哥哥,等自己回去教他写字,给他带只有城里才有的糖果和点心,可是他张了张嘴,却应了句那就挂了吧。因为他看到寝室同学好奇的目光,他不想让他们知道他有一个傻哥哥。暑假,他买了糖果和点心,路上,他塞了一块糖在嘴里,忽然想起儿时哥哥强行塞进他嘴里的糖,忍不住喉头发紧。糖在嘴里泛着微微的苦涩。第一次,他回到家就找哥哥,满院子的喊:哥,哥,我回来了,你看我给你带什么了?只是他再也没找到那个只会对着他傻笑的哥哥,那个年近三十还穿着吊腿裤子的哥哥。父亲老泪纵横,痛苦地告诉他:一个月前,你哥下河去救溺水的孩子,他自己也不会游泳,把孩子推上来,他就没能上来……父亲蹲在地上失声痛哭着说,我们欠那孩子的太多了!他一个人坐在河边,对哥哥的回忆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他从口袋里掏出那张纸,上边写着“兄弟”那是他的字;下边是歪歪扭扭的不容易辨认的两个字,只有他能看得出,是哥哥写的——弟兄。

励志一刻

使意志获得自由的唯一途径,就是让意志摆脱任性。 –黑尔

经典亲情格言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世界上的一起光荣和骄傲都来自母亲。—高尔基 母爱是一种巨大的火焰。 —罗曼仿蘩世界上有一种最美的声音,那就是母亲的呼唤。 — 但丁 将受命之日则忘其家,临军约束则忘其亲,援袍鼓之急则忘其身。—史记 司马穰苴列传 做官的都爱做好官,不过往往只知道爱做自己家里人的好官,自己亲戚朋友的好官;这种好官往往是自己国家的贪官污吏。—朱自清 论自己 慈父不能爱无益之子,仁君不能畜无用之臣。 —曹植 求自试表 置不肖之人于位,是为虎傅翼也。 —汉 韩婴 韩诗外传卷四 出公理,则远者自亲;行私为,则子母相怨。 —管子 形势 把亲戚朋友看得轻,把国家法律看得重,如此自然易于走到公忠方面去。 —张君劢 立国之道 私仇不入公门。 — 韩非子 外储说左下 儿子从宦,有人来云:“贫乏不能存。”此是好消息。若闻资货充足,衣马轻肥,此是恶消息。 —清 梁章钜婚姻勿贪势家。 —北齐 颜之推应高年享富贵之人,必须少壮之时,尝尽艰难,受尽辛苦,不曾有自少壮享富贵、安逸至老者。今人往往机心巧谋,皆欲不受辛苦,即享富贵至终身,盖不知此理。而又非理计较,欲其子孙自少小安然享大富贵,尤其蔽惑也。 —宋 袁采 以媚字奉亲,以淡字交友。 —清 金缨 古之英雄,意量恢拓,规模宏远,而其训诫子弟,恒有恭谨厚藏,身体则如鼎之镇。 —清 曾国藩 重资财,薄父母,不成人子。 —明 朱柏庐 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作远忧。 —元 关汉卿

十月胎恩重,三生报答轻。一尺三寸婴,十又八载功。母称儿干卧,儿屎母湿眠。母苦儿未见,儿劳母不安。老母一百岁,常念八十儿。尊前慈母在,浪子不觉寒。 劝孝歌 万爱千恩百苦,疼我孰知父母? 小儿语 白头老母遮门啼,挽断衫袖留不止。〖唐〗韩愈 母仪垂则辉彤管,婺宿沉芒寂夜台。 格言集锦

慈母爱子,非为报也。〖汉〗刘安 万爱千恩百苦,疼我孰知父母 小儿语 白头老母遮门啼,挽断衫袖留不止。〖唐〗韩愈 母仪垂则辉彤管,婺宿沉芒寂夜台。 格言集锦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唐〗孟郊 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 三字经 母亲,人间第一亲;母爱,人间第一情。字严 世上惟一没有被污染的爱—那便是母爱。字严 成功的时候,谁都是朋友。但只有母亲—她是失败时的伴侣。郑振铎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诗经 无父何怙,无母何恃? 诗经 父之美德,儿之遗产。字严 父母德高;子女良教。 格言对联 有子且勿喜,无子固勿叹。〖唐〗韩愈 人见生男生女好,不知男女催人老。〖唐〗王建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世间最难得者兄弟。 格言联璧 为人父母天下至善;为人子女天下大孝。 格言联璧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 诗经 父不慈则子不孝;兄不友则弟不恭;夫不义则妇不顺也。 〖南北朝〗颜之推 人生内无贤父兄,外无严师友,而能有成者少矣。〖宋〗吕公著 父母所欲为者,我继述之;父母所重念者,我亲厚之。

励志一刻

一个人即使已登上顶峰,也仍要自强不息。 –罗素·贝克

女儿的礼盒

一个母亲惩罚了自己5岁的女儿,因为她把一整卷精美而昂贵的包装纸剪坏了,是那种很少见的金色。当看到女儿用这卷包装纸包好的礼物盒放在圣诞树底下时,想起家里极不稳定的收入,这位母亲越发生气了。不管怎样,在圣诞节那天早晨,女儿还是把她精心用金色包装纸包好的礼物送给了妈妈:“妈妈,这是给您的礼物。”很显然,妈妈这时因为前一天生气的举动而十分尴尬,当她打开礼物时,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她非常生气,一把把女儿拽过来,皱着眉头高声说道:“小女孩,难道你不知道,送别人礼物时应该在盒子里装上东西吗?”小姑娘很委屈,噙着眼泪对妈妈说:“不,妈妈,这个盒子不是空的。我把它包上之前,在里面装了满满的吻。”妈妈呆住了,她走近小女孩,慢慢蹲下身子,紧紧地把女儿抱在怀里,“对不起,原谅妈妈好吗?是妈妈错了。妈妈不该这么生气,这么粗鲁地对你。”

之后不久,一次可怕的事故夺去了小女孩的生命,而这位母亲一生都把这只金色的盒子摆在床头。每当面对非常棘手的问题或是缺乏勇气的时候,她就会打开这只盒子,想象着接受女儿的吻。

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已经收到了这样一份礼物,有着非常珍贵的包装和内涵。这是我们的家庭、朋友给予的无私的爱和亲吻。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爱更珍贵,更值得收藏。

励志一刻

如果有一天,我能够对我们的公共利益有所贡献,我就会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果戈理

当及时行孝

   应当及时行孝
   人生在世,父母健在是福分,当及时行孝!
   一, 迟到的孝顺
   当一个学业有成的大学生,告别年迈的父母去城市奋斗时,立下的誓言是:爹,娘,等我,等我有了房子,有了车,我会带着您的儿媳,把您老俩接到城里,好好孝敬您老俩,好好让您老俩享晚年的福,来报你的养育之恩……。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 儿子来信:“娘,我又被提拔了……” 娘:“儿啊,你是好样的…。”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儿子来电话:“娘,我买房了,不过有贷款…。”爹:“儿啊,你娘在外忙,有空给你回电话,你总是好样的…。”
   又过了几年,儿子孝敬二老的计划终于等到了时机,于是,开着小车,哼着小调,踏上了接二老到城养老的回家路,当年迈的父亲把像绅士一样的儿子领到一座孤坟前,儿子才明白,最近几年为啥娘总是没回电话,当儿子凄凉。懊悔的喊娘声划破这沉寂的山沟,再也唤不回年迈的亲娘,当儿子提出要接父亲到城里享晚年的福,要好好弥补,孝敬父亲时,老泪纵横的父亲,执意要陪山里的一座孤坟,因为,他不想让他的老伴活着等儿子,死了,埋在地下等他,他不想再让他老伴因为等待而在地下睡不安稳…。
   愚蠢的孝老计划,迟到的孝顺,遗憾着两代,可它无声无息的一代一代演绎着。
  亲人哪,你当及时行孝!
   二, 及时行孝顺
   当一个学业有成的儿子跟母亲商量,要和母亲一起到大城市,边奋斗边用后半生来尽孝时,母亲叹息的说:“儿呀,妈老了,跟不上时代了,别让妈拖你的后腿,你想尽孝,等我百年后,每年清明节,你在我坟头买好吃的供香我就行。”儿子没在争辩什么,到镇上买了好多好吃的回到家,趁母亲熟睡时放到母亲面前,儿子一直等到母亲睡醒,问:“母亲,你睡觉时闻到香味了吗?”母亲:“傻儿子,妈睡着了,哪能闻道香味?”儿子:“母亲,你睡着了闻不着香味,那你百年后更闻不着香味了,即使我在你坟头摆再多美味,哪有啥意思呢?你应当在活着的时候让我孝敬你。”母亲终于被说动,和儿子到大城市里和儿子共享天伦之乐。
  
   多少老人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也总是为儿为女着想着,可为儿为女的总是在为自己的事业,房子,车子忙碌着,有一天,到了为儿为女着想时,才发现,自己为老人做的实在是太少,太少,甚至,平时的一个电话问候也总是被自己的忙碌占有着,等到想孝敬时,亲人却不在了,父母为儿女付出的是一生,可为儿女的有能为父母付出多少呢?
   爱不能等,孝不不能迟。钱没有挣够的时候,但人的生命却有尽头,孝敬父母,请不要给自己寻找等候的理由。
  李大勉 2015年7月10日

励志一刻

献出你的微笑,收获他人真心。 –劳伦斯

我们不小了,该长大了

  那些年、我们长大了;缺忽略了那双养育我们成长的手上长满了厚厚的一层茧子。
  那些年、我们长大了;那些父母给的那些钱、去请那些所谓的朋友、兄弟吃着那些也许父母都不曾舍得吃过的饭菜、
  那些年、我们长大了;拿着那口袋里面的钱、叫上那些朋友、兄弟?去KIV里面唱歌、喝酒!可曾想过那些钱是怎么来的?
  你们不知道、那些钱、是你那辛劳的父母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吃着那些你们觉得是乞丐吃的东西、你们良心何安?
  我们长大了、十七八岁了;我们不小了!
  当你们父母背井离乡的出来挣钱的时候你们可想过、他们何曾想出来、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而你们呢?作为子女的。你们做过些什么?
  我们长大了、十七八岁了。不小了!但是何曾想过你们肩膀上的担子有多重?你们何曾才能长大?
  当你们抽着那香烟的时候、可曾想到你父亲都没抽过那么贵的香烟呢?是他们不想还是没钱呢?答案是否定的;他也想,但是他不能;你多大呢?抽烟你以为是什么?抽烟是压力、是环境;你们有什么压力?你们懂什么是压力?
  也许你们现在在做事了、每个月拿着那些工资跟你父母要求这个要求那个、你有那个资格吗?是;你是能赚钱了。你翅膀就硬了?是吧!
  当你们父母背井离乡去赚钱的时候、过的是什么日子、你们知道吗?当你们父母拿着那两三百块钱的时候。他们是什么心情?是、也是很开心、开心的想着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你们呢?问候过你们父母一句:“爸、妈;您们辛苦了!”你们讲过吗?你们没有!
  当你们坐在教室里面吹着风扇、上着课的时候、可曾想到父母在烈日炎炎的太阳下在辛劳的工作?而你们呢?三个一群、四个一伙的围在一起、讨论这个女女怎样怎样、讨论那个女女怎样怎样。你们良心何安?
  当你们手上拿着冰冻的可乐时、可曾想到父母能喝上一口白开水就能满足时的情境吗?你们何曾想到过父母那鬓白的头发、何曾想到过在那鬓白的头发下面掩埋了多少辛酸苦辣?你们何时才能长大?
  你们穿的衣得光鲜,跟父母走在一起。是否觉得很丢你脸?知道你那些漂亮的衣服是怎么来的吗?也许你父母从未买过一件衣服能比你贵的。那些给你买东西的钱、都是血汗钱;
  当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你能跟你父母说声:“爸、妈;您辛苦了。”吗?也许你爸妈听到了会流泪;这是开心的流泪;证明你长大了!如果你父母不在你身边的话、拿起你手中的电话跟你父母打一通电话吧!
  我们不小了、该长大了!
  我们好像很有钱 抽着爸爸买不起的烟
  我们好像很有钱 用着父母没见过的东西
  我们好像很有钱 出门就打车
  我们好像很有钱 出去吃喝玩乐
  我们好像很有钱 买一些没用的东西
  我们好像很厉害 不顺心就对父母各种喊
  我们好像很厉害 没事就和父母吵架
  我们好像很厉害 动不动就离家出走
  我们好像很厉害 把父母当佣人指手划脚
  我们好像高高在上 在外面挥金如土
  我们好像高高在上 埋怨自己没有好家庭
  我们好像高高在上 一点苦也不想吃
  我们好像高高在上 嫌弃自己的父母
  我很想知道我们凭什么这样,我们有什么好高傲的。父母已经给予了我们最宝贵的生命。含辛茹苦把我们扶养成人
  宁愿自己省吃俭用也要把最好的吃的用的给予我们,宁愿委屈了自己也不愿委屈了孩子。多么无私的爱啊!还有什么比家庭和谐身体安康更幸福的,要求的多了 幸福感也就少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 有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写下这篇文章可能有违我的风格,我希望看见这篇文章的人都该领悟其中的精神和孝义,谢谢,我是张杰,你们的朋友!
   —张杰

励志一刻

无论是美女的歌声,还是鬣狗的狂吠,无论是鳄鱼的眼泪,还是恶狼的嚎叫,都不会使我动摇。 –恰普曼

母亲的心

  我的外婆老年痴呆了。
  外婆先是不认识外公,坚决不许这个“陌生男人”上她的床,同床共枕了50年的老伴只好睡到客厅去。然后外婆有一天出了门就不见踪迹,最后在派出所的帮助下家人才终于将她找回,原来外婆一心一意要找她童年时代的家,怎么也不肯承认现在的家跟她有任何关系。
  哄着骗着,好不容易说服外婆留下来,外婆却又忘了她从小一手带大的外甥外甥女们,以为他们是一群野孩子,来抢她的食物,她用拐杖打他们,一手护住自己的饭碗:“走开走开,不许吃我的饭。”弄得全家人都哭笑不得。
  幸亏外婆还认得一个人――我的母亲,记得她是自己的女儿。每次看到她,脸上都会露出笑容,叫她:“毛毛,毛毛。”黄昏的时候搬个凳子坐在楼下,唠叨着:“毛毛怎么还不放学呢?”――连毛毛的女儿都大学毕业了。
  家人吃准了外婆的这一点,以后她再要说回自己的家,就恫吓她:“再闹,毛毛就不要你了。”外婆就会立刻安静下来。
  有一年国庆节,来了远客,我的母亲亲自下厨烹制家宴,招待客人。饭桌上外婆又有了极为怪异的行动。每当一盘菜上桌,外婆都会警觉地向四面窥探,鬼鬼祟祟地,仿佛是一个准备偷糖的小孩。终于判断没有人注意她,外婆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挟上一大筷子菜,大大方方地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宾主皆大惊失色,却又彼此都装着没看见,只有外婆自己,仿佛认定自己干得非常巧妙隐秘,露出欢畅的笑容。那顿饭吃得……实在是有些艰难。
  上完最后――道菜,一直忙得脚不沾地的母亲,才从厨房里出来,一边问客人“吃好了没有”,一边随手从盘子里拣些剩菜吃。这时,外婆一下子弹了起来,―把抓住母亲的手,用力拽她,母亲莫名其妙,只好跟着她起身。
  外婆一路把母亲拉到门口,警惕地用身子挡住众人的视线,然后就在口袋里掏啊掏,笑嘻嘻地把刚才藏在里面的菜捧了出来,往母亲手里一塞:“毛毛,我特意给你留的,你吃呀,你吃呀。”
  母亲双手捧着那一堆各种各样、混成一团、被挤压得不成形的菜,好久,才愣愣地抬起头,看见外婆的笑脸,她突然哭了。
  疾病切断了外婆与世界的所有联系,让她遗忘了生命中的―一切关联,一切亲爱的人,而唯一不能割断的,是母女的血缘,她的灵魂已经在疾病的侵蚀下慢慢地死去,然而永远不肯死去的,是那一颗母亲的心。  (选自聂进主编《初中语文精读文选》略改)

励志一刻

永远不要因承认错误而感到羞耻,因为承认错误也可以解释作你今天更聪敏。 –马罗

打往天堂的电话

作者:邵云  一个春日的星期六下午,居民小区旁边的报刊亭里,报亭主人文叔正悠闲地翻阅着杂志。这时一个身穿红裙、十五六岁模样的小女孩走到报亭前,她四处张望着,似乎有点不知所措,看了看电话机,又悄悄地走开了,然而不多一会儿,又来到报亭前。
  不知道是反反复复地在报亭前转悠和忐忑不安的神情,还是她身上的红裙子特别鲜艳,引起了文叔的注意,他抬看了看女孩并叫住了她:“喂!小姑娘,你要买杂志吗?”“不,叔叔,我……我想打电话……”“哦,那你打吧!”“谢谢叔叔,长途电话也可以打吗?”“当然可以!国际长途都可以打的。”
  小女孩小心翼翼地拿起话筒,认真地拨着号码,善良的文叔怕打扰女孩,索性装着看杂志的样子,把身子转向一侧。小女孩慢慢地从慌乱中放松下来,电话终于打通了:“妈……妈妈!我是小菊,您好吗?妈,我随叔叔来到了桐乡,上个月叔叔发工资了,他给了我50块钱,我已经把钱放在了枕头下面,等我凑足了500块,就寄回去给弟弟交学费,再给爸爸买化肥。”小女孩想了一下,又说:“妈,我告诉你,我叔叔的工厂里每天都可以吃上肉呢,我都吃胖了,妈妈你放心吧,我能够照顾自己的。哦,对了,妈妈,前天这里一位阿姨给了我一条红裙子,现在我就是穿着这条裙子给你打电话的。妈妈,叔叔的工厂里还有电视看,我最喜欢看学校里小朋友读书的片子……”突然,小女孩的语调变了,不停地用手揩着眼泪,“妈,你的胃还经常疼吗?你那里的花开了吗?我好想家,想弟弟,想爸爸,也想你,妈,我真的真的好想你,做梦都经常梦到你啊!妈妈……”
  女孩再也说不下去了,文叔爱怜地抬起头看着她,女孩慌忙放下话筒,慌乱中话筒放了几次才放回到话机上。“姑娘啊,想家了吧?别哭了,有机会就回家去看看爸爸妈妈。”“嗯,叔叔,电话费多少钱呀?”“没有多少,你可以跟妈妈多说一会,我少收你一点儿钱。”文叔习惯性往柜台上的话机望去,天哪,他突然发现话机的电子显示屏上竟然没有收费显示,女孩的电话根本没有打通!“哎呀,姑娘,真对不起!你得重新打,刚才啊,你的电话没有接通……”“嗯,我知道,叔叔!”“其实……其实我们家乡根本没有通电话。”文叔疑惑地问道:“那你刚才不是和妈妈说话了吗?”小女孩终于哭出了声:“其实我也没有了妈妈,我妈妈死了已经四年多了……每次我看见叔叔和他的同伴给家里打电话,我真羡慕他们,我就是想和他们一样,也给妈妈打打电话,跟妈妈说说话……”听了小女孩这番话,文叔禁不住用手抹了抹老花镜后面的泪花:“好孩子别难过,刚才你说的话,妈妈她一定听到了,她也许正在看着你呢,有你这么懂事、这么孝顺的女儿,她一定会高兴的。你以后每星期都可以来,就在这里给妈妈打电话,叔叔不收你钱。”
  从此,这个乡下小女孩和这城市的报亭主,就结下了这段“情缘”。每周六下午,文叔就在这里等候小女孩,让女孩借助一根电话线和一个根本不存在的电话号码,实现了把人间和天堂、心灵与心灵连接直来的愿望。

励志一刻

不要心平气和,不要容你自己昏睡!趁你还年轻,强壮、灵活,要永不疲倦地做好事。 –契诃夫

无言的情怀

    小时候,我常牵着爸爸的手去河边垂钓,也时常蛮不讲理地爬到爸爸的肩头,高声地叫着“骑马喽”“骑马喽”。尽管爸爸有时也生气地说:“这丫头这么淘气,快下来!”但每次都是高兴地拉着我的两只小腿跑两圈。

     有一次,他跑着跑着,忽然停下了,什么东西热乎乎地顺着背往下爬。嘿嘿,真不好意思,我撒了爸爸一身尿。父女俩乐的拍拍打打,那一间永远难忘的小屋里充满着浓浓的情和深深的爱。

     慢慢地,我长大了,很少和爸爸去垂钓,也没有闹着要骑马了。我也时常学着大人的模样,躲进自己的小阁楼里,把欢乐舆痛苦抑郁和优伤压在心底,也把对父亲那深深的爱,锁进了那紧紧关闭的心扉。     眼看着爸爸的两鬓慢慢地出现了白发,那双一直炯炯有神的目光变得昏暗了。他在人生的跑道上望着远去的青春,很不情愿地退休在家,他已不再拥有这个世界的紧张和喧闹了。     过去,他是那么的勇敢和自信,带领数百上千号人马,拼博在云贵高原的一方热土上,使这块曾经是豺狼出没的荒土上耸立起一片片厂房,楼房。而今,老年的孤独和寂寞困扰着他,使他常常不知该做什么才好。    过去,他是那么的开朗和活跃,穿梭在援外工程的洽谈会上,使沙漠上通了电视,使非洲热带雨林中生长出多种中国的蔬菜。而现在,面对突然安静的生活环境,他总是不知说什么才好。

    多少次,我尽女儿的心,为他做完该做的事。可看到的仍然是一双期待的目光。

    多少次,我真想叫转那落寞而辛劳的背影,对他说一声“爸爸,我爱你!”然而,一种少女的矜持和怯懦挡住了它,最终,我还是什么都没说。

    九五年的夏天,我终于接到了出国的通知,我强压着兴奋和留恋之情,来到爸爸身边。他当时正在医院里吊着点滴,他久久地用一种无比留恋和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我,说:“孩子,你长大了,去飞吧,可要自己多注意点。”

   “嗳,您也要多保重!…”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带着一种不放心的感觉,我缓缓地走出大门,泪水止不住往下落。

    我就这么走了吗?不!我不能这样走,我要回去,要把我压抑埋藏了这么多年的情感向他老人家说清楚。

    于是,我从心里爆发出一声热切地呼唤:

   “爸─爸!”飞快地跑到病房门口。

    爸爸把头转向床内,伸出那只满是皱纹的手,向我摆了摆。我,最终又是什么也没说。

    三年,那只手,那只风尘仆仆的手,一直在我的心中幌啊!幌啊!……

    九八年的夏天,我终于回国探亲了,带着三年内多少思念多少梦,带着三年的多少情怀多少爱,我飞到了爸爸的身边。爸爸的头发更加花白了,目光里充满了喜悦。那本是十分宁静的生活,突然变得热烈而活跃。

    难得一聚,不知不觉地,我又该登上远去的飞机。

    临行的前一天,父亲轻轻地对我说:“你真象一片叶子一样地轻轻地被风吹来,还没好好和我们说说话,又被风吹走了。”他说完,又轻轻地笑了。那笑容,包含着多少话要说,包含着多少的无奈和期待呀。

   我心里一阵茫然,是啊!三年了,我心中索绕着的无数的话语和那无言的情怀,什么时候才能了啊?望着父亲那花白的头发和那饱经风霜的面容,我终于强压着心里涌动的热潮,在爸爸的脸上深深地亲了一口,“爸爸,我爱你!”

    爸爸把头侧向一边,双肩抽动起来,“孩子,我盼了好久,等了多日,就是这句话啊!”

    他把头转了过来,我没有看到父亲的眼泪,他把我拥在怀里,我却哭了。在父亲的怀中,我又找到了儿时的那种感受,是那么的幸福,那么的安慰。

    没有电闪雷鸣般的呼唤,没有翻江倒海般的激情,爱,永远在家中,在那个不需要华丽的地方,永远在那无言的情怀。

励志一刻

自己打败自己是最可悲的失败,自己战胜自己是最可贵的胜利。 –佚名

家里很好,不用挂念

  十几年前,我曾经是一艘远洋轮上的船员。
  有一次,船在国外因等货抛锚二十多天,船上的蔬菜吃光了,淡水也快用完了,三十几个男人开始变得焦躁起来。为了缓解船上的紧张空气,船舶党支部紧急决定,举行一次“船员家信征文大赛”。要求必须是货真价实、原汁原味,奖品是船上仅剩的几瓶茅台酒。
  通知刚一贴出,当即就有几个小青年抱来一大摞家信要求参加比赛。
  后来,有人向船舶政委报告说,船上平时家信最多的当属水手长,水手长每次接到家信并不急于当场拆看,而是小心翼翼地把信揣进裤兜,悄悄地回到房间,插上房门,然后很久很久不肯出来。由此可以断定,信多说明感情铁,不敢当场拆看说明有内容,不参加比赛更说明这里面有故事。
  于是,政委找来团支部书记小梁,在他耳边悄声嘀咕了几句。小梁随即带领几个小青年,趁水手长到后甲板散步的时候溜进他的房间,果然就在枕头底下、床垫下面翻出百余封家信。
  小梁说,大家都是铁哥们,平时无话不说,看看不要紧吧?大伙说不要紧。于是就把那一百多封信全部看了,结果发现,每封信上都是相同的八个字:家里很好,不用挂念。
  原来,水手长的妻子是个农村妇女,没念过书,当然也不会写信。一次,她听难得回家一次的丈夫不经意的说,远航的男人出门在外,最盼望的就是在国外港口收到亲人的信件。丈夫这么不经意的一句话,妻子却听进了心里。于是,水手长的妻子就找来邻居家一个读小学四年级的孩子,让他代写家书,那孩子铺开信纸问她怎么写?水手长的妻子就说,男人在外面最牵挂的就是家,你就写“家里很好,不用挂念。”
  再后来,水手长的妻子就照葫芦画瓢地学会了自己写这八个字。从此,她每周给远航的丈夫写一封平安家信,一写就是十几年。
  有一年,水手长的家乡发大水,房子被淹,粮食全部被洪水冲走;还有一次,他们刚满周岁的儿子被邻居的家狗咬了,差一点送了命;前年,水手长患肝癌的父亲抢救无效,溘然长逝……而她在给远航丈夫的信中却依然是那八个工工整整的大字:“家里很好,不用挂念。”
  看着一百多封信上那不变的八个整整齐齐的大字,大伙都默默不语,每个人的眼里都含了泪。
  结果,水手长的家信,在那次大赛中获得了唯一的一等奖。
  发奖时,船上大厅里掌声雷动。(文/凝 冰)

励志一刻

业余生活要有意义,不要越轨。 –华盛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