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敬重的人–我的父亲

  爸爸是一位勤劳、忠厚、老实的人,没有什么特殊的职业,靠种田来维持我们一家六口的生活。他的一生很平凡,爸爸的那一言一行、一点一滴时不时在眼前晃过,爸爸那种勤劳俭朴的习惯,生活仁慈的态度,任劳任怨的工作精神,显得那样的平易近人、和蔼可亲,那一切的一切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里。

  我爸爸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大家庭里,家中兄弟姐妹五口人,他排行老二,他的个子不高不矮,体形匀称,上过高中,由于受家庭条件的影响,没有去接受更高层次的知识,便留在家中干起农活来。正值那艰苦的岁月里,没有人肯帮助爸爸度过那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由于家境的不富裕,时常会给爸爸带来几分忧愁、几分不快。

  从我记事起,爸爸曾没有正儿八经的休息过,总是从早忙到晚。即使在那三伏天下,他也会像往常那样忙里忙外。哪怕是碰到下雨天或是下雪天,也决不会停下来。我很了解我的爸爸,如果一天没有什么事情做的话,他会很不自在的。总之,爸爸在我的眼里,他的一生都在不停地为我们全家奔波劳累,我想即使现在如此,将来也会如此。

  在我的记忆里,爸爸是一个对子女非常之严肃的人,记得我们读书的时候,爸爸对我们四兄妹都非常的严格,特别是对哥哥,哥哥是一个很要玩的男儿,时不时会引起爸爸的不悦,以至于经常受爸爸的挨打。我和妹妹们在各方面都比较自觉,自然就不会受爸爸的挨打。我记得,爸爸说得我最多的就是,每当爸爸只要看到我写字时我的眼睛跟书本接近或是走路拱着腰,他看见了就会走到我的跟前对我说,我说过多少回了,你怎么屡次不改,有时爸爸不高兴的时候也会狠狠的责骂我一顿,那种感觉我仍记忆如新。

  我记得那时,我们一家六口人住在一个简陋且又面积狭小的用土砖筑成的房子里,但那屋子显得格外的干净、格外的凉爽,再热的天气也不用扇风扇。其实那时我家也没有什么钱,四个子女都在读书,爸爸突然说要盖房子,我们也知道盖新房子是需要一大笔钱的,可爸爸不辞劳苦,为了能节省开支,没有请人帮忙。每天天一亮,自己却独自一人挑着簸箕到一里路以外的河边去挑沙子。那时我还小,大概只有八九岁的样子,也不是很懂事。看着爸爸挑着那一百多斤重的沙子一步一步向家中走来,走的是那么的吃力,那么的沉重。日复一日,屋门前的沙子一天比一天的堆高,爸爸的双肩都起了泡,可又能怎么办呢?我们四兄妹都还还小,不适合干那种粗活,母亲的身体也不怎么好,要在家里照顾我们,我们只能眼睁睁地在一旁看着爸爸把一担担的沙子给挑回来。

  有一年,雨水不怎么好,田里和土地里都没有什么好收成,一家六口人却只能靠一亩七分田来维持生计。那个时候,也是非常困难的时候,没有人肯帮助我们,可日子还是要过的啊。爸爸为了不让我们受饿,由于爸爸没有什么职业,要想找到一份轻松的活儿,可以说是十分之艰难,只有靠卖体力来维持我们一家的生计,于是爸爸便到县城里的一个沙子厂去挑沙子,我们深知挑沙子的不容易,脚每天都要泡在水里,久了,脚都泡出泡来了,走路一摇一摆的,那种滋味岂是常人所能感觉得到的。且那时工钱也不高,一天的工钱大概是在30块钱左右,爸爸省吃俭用,每一个星期爸爸都会用那些辛苦钱换成米挑回家里来给我们吃,每次当我们看到爸爸挑起那一担米回来时,我们的脸上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爸爸也非常的高兴。当我们问及爸爸的时候,说挑砂子是不是很累,如果确实太累的话您不用去挑了,每天都那样的话,您的身体会吃不消的,可以找点别的事情做啊……。我们的一席话没有令爸爸高兴,反倒是给爸爸添上了几分的忧愁。爸爸却对我们说,苦一点、累一点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关系,关键是你们,你们这年龄正是到了长身体、发育的时候,如果连你们的温饱都顾不上,我怎么配作你们的爸爸,如何承担起这么一个大家庭。

  还有一件事是我永远都无法忘记的事情:那一年,家庭条件有了一点点的起色,经姨妈的介绍,爸爸就试着做起一点小本生意(卖糖)来,由于爸爸从小没有干过做生意这方面的,刚开始的时候,爸爸觉得做生意也不适合他。那一年我正好读初一,学校靠近集市,每天放学我就拿着扁担和两个不大不小的麻袋去集市上买白砂糖,大概每一次要买三四十斤吧,那时我还只有十二岁的样子,对于一个还没有完全发育的女孩来说,挑起三四十斤重的东西也算是很不错的了。我家离学校有四里路左右吧,平时我从家里走路走到只要发半个小时就可以到,可每天我回家肩上还要挑着一担三四十斤重的重物时,走到家里至少也要花一个小时。时间久了,我便也习惯了,爸爸对做生意也慢慢地习惯了,从此家中便看到了一丝丝的曙光,全家人的脸上也露出了那许久都没有的笑容。可那样的好景并不长久,爸爸原本想把那剩余的积蓄去还债的,可没能如爸爸的愿,反倒是灾难又一次降临到了爸爸的身上。

  一九九八年夏天,爸爸从外面做生意回来,回来的路上不幸的事情就发生了,忽然发现肚子很疼,且越疼越厉害,疼得让人无法体会的那一种痛苦,幸好遇到一位好人心来到我家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了我们,我和妈妈连夜打着火把把爸爸送到了医院,经医生诊断,听说我爸爸得了阑尾炎说要立即动手术,我和我妈都惊呆了,我的天啊,哪来那么多钱咯,当我一想到爸爸躺在病床上发出的那一种呻呤的声音时,我的双眼已溢满了泪水,好想帮助爸爸,可我心有余而力不足。我和妈妈只能用双眼凝视着爸爸,他对妈妈说:“真是不好意思,我这次又给你们添麻烦了,做手术是不是要花很多的钱,看来我这回是真的没得活了”。此时的爸爸非常的自责又是那么的自卑,看着他那双失神的眼睛,我的心碎了,非常之气愤,我好恨上苍,为什么对我们家是那么的不公平,把所有不幸的事情都降临到我们的身上,一次又一次地去折磨我的爸爸。使原本已经负债累累的家庭经过这么一闹,可想而知,经济比以前更加糟糕,更不堪一击,可以说是苦不堪言。

  紧接着又开学了,由于爸爸刚动手术不久,家中已经没有什么可值钱的东西,家中四个子女的学费从哪儿来了,无意之中听到,爸爸说不送我们读书了,我听到这,我沉默了,我无语了,好想痛痛快快地哭一场,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这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我就要面临辍学?这对于我来说太不公平了。开学的那几天,看到我的同学背着自己的新书包高高兴兴地奔向学校的情景时,我哭了,可我又不能对爸爸妈妈他们说,只能自己默默地忍受着,那种感觉可真不好受哦。开学的第四天,老师见没有去学校报到,老师就到我家来做家访,对我说:说我为什么不去读书,是不是不想读了,再说你的成绩也很佳,不读书你能做什么了,出去打工年龄太小了……老师的那一番话,让我有口难言。其实我非常清楚我当时的处境,我也知道如果我没有丰富的知识就不可能有一个好的未来,我好怕我的这个愿望将要被破灭掉,我自是十分的伤心、难过。哭着闹着要爸爸妈妈送我去学校,让我去接受更高的知识。可事情都不是我想怎么做就怎么的事情,家里没有钱,怎不至于逼自己的父母去卖血送我们读书吧。爸爸看到我这样,他非常之气愤又非常伤心,他走到我跟前静下来心对我来,好了别哭了,不是我不让你读书,我知道这样做对谁都不利,可我真的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该想的办法我也想了,再说我也到处帮你借学费,可别人看到我们就像见到温疫一样,赶紧把自家门关上,我也是迫于无奈,也只有这样了,你们也只能认了。等家里有钱的话我会再让你们重回校园。我知道,爸爸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的,我也没有什么好埋怨的。就这样,我就在家里呆了一个学期,在家的那一段时间,我当起了“老师”,教妹妹她们俩读书、写字,帮助她们做功课,对以前她们还有一些弄不太懂的知识加以巩固和复习。在停学的那一个学期,我没有白废我的时间,同样我也没有放弃自己的学业,把以前我读过的那些书仔仔细细、从头到尾地重新复习一遍。

  岁月不饶人,眼看着又到了开学的时间了,爸爸突然对我说:“宇琪,你还想不想读书啊”。听到爸爸这一说,我愣住了,感到非常之惊讶,怎么爸爸要送我回学校念书。爸爸说:“怎么呢,难不成你不想读了”。我说:“哪里,我可是求之不得哦,我每天都在盼这一天的到来”。我问爸爸:“还是接着初一往上读,还是直接读初二啊”。爸爸问我:“你说呢,我呀,我不晓得,如果升学我怕成绩赶不上来,接着读初一我又觉得不好意思”。爸爸听我这么一说。好了,我明白你所说的了,既然这样,你就升学吧,直接读初二。我想只要你加倍努力,凭你的聪明才智一定能赶得上去,我知道你是最棒,你一定会取得跟以前的好成绩的。生活就是这样,爸爸用他那血汗换回来的钱,再一次让我重回校园,再一次让我见到了昔日的曙光,再一次让我燃起了生命之花。

  爸爸的一言一行时不时从我的脑海里浮过,现在想起来,是那么的辛酸,是那么的无奈,是那么的让人怜悯。爸爸已是一个快五十岁的人,头上的白发跟以前相比显然又多几根,身体显得有几分消瘦,额头上又多出了几道以前没有的皱纹,那一双的粗糙的手已磨出了许多老茧。爸爸为了我们一个大家庭,付出了他的全部力量,花尽了他的全部心血,可如今爸爸仍默默在为我们付出……

励志一刻

沉沉的黑夜都是白天的前奏。 –郭小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