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爸爸

  这是一个扰人的季节,窗外的冷风不停地刮着,雪花残叶四处飘零。一个人静静地倚窗独望,思绪伴着一盏香茗在袅袅升腾,记忆的链条被风拉扯着,就这样不由自主的、和着风的吟唱回到了童年……
  大多数孩子的童年里,都充满了许多的母爱,而在我的童年里却只有父爱.并不是妈妈不爱我,而是她没有能力爱我.由于我的出生,几乎要了妈妈的命,使她的病情不断的恶化。所以,在我的童年印象中,妈妈几乎都是住在医院.她每天都要以顽强的毅力,与疾病斗争,根本就无暇照看我。
  爸爸为了弥补我因缺少母爱而在心里造成的创伤,就对我就倍加的疼爱.爸爸是个军人,军纪很严.在生活中你会很少看到军人抱孩子的,可爸爸却是一个例外,他要常常把我带在身边,有时,甚至在开会的时候都要把我抱在怀里.爸爸的长官很通情达理,对他一直很照顾.后来,因为工作太忙,爸爸不能总带着我,只好把我送到幼儿园里.
  那是一个很特殊的幼儿园,条件非常的优越,不是一般孩子可以进去的,我能进去是爸爸的长官说的情,我才会享受到这种待遇.尽管如此,我却有一种被家人抛弃的感觉.
  幼儿园是长托,只有到星期六的晚上才能回家团聚.可是,我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我有时要呆上几个月才能和爸爸见上一面.每到星期六的晚上,我就会踩着凳子趴在窗台上,眼巴巴的望着窗外,希望能看到爸爸的身影.我好希望和其他的小朋友一样,能够和爸爸一起回家.可是这种很普通的愿望对于我来说却是一种奢望!因为爸爸在工作之余,要去照顾重病的妈妈,所以他根本不能来接我.这样,我的希望也就常常变成了失望.
  每当我看到家长接走最后一个孩子、偌大的幼儿园只剩下我一个的时候,我就会泪流满面,听到幼儿园大铁门那咣当当的关门声,我的心里就会一阵的绞痛,因为我知道这些天又白盼了,等来的只是一场空.开始,我还会撕心裂肺的哭闹着,后来我知道那些都是徒劳的,我便学会了默默地承受。尽管这种承受很痛苦也很难熬。
  后来我才知道,爸爸当时经常去看我,只是都躲在远处悄悄的望着我,或者是在我睡着了以后。那时,他常常为我擦去梦中的泪水.我想,当时爸爸的心里一定很痛、也很无奈。
  只有到了过节的时候,我才是最幸福的,因为我可以见到爸爸.每到这个时候,我都是紧紧地搂着爸爸的脖子,吃饭的时候坐在他身上,睡觉的时候趴在他怀里,我就象一快磁铁一样吸在他的身上.因为我知道一旦把手松开,再见面又要遥遥无期.
  后来,我渐渐地长大,妈妈的病也有所好转,我们一家人才可以团聚在一起.尽管如此,我还是经常和爸爸腻在一起.在那些难忘的日子里,人们经常会在街上看到这样一个情景――一个身着笔挺军装的男人,身边跟着一个打着两个蝴蝶结小辫的小姑娘,她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两只小手紧紧地抱着那个男人的胳膊,在欢快的跳跃着、幸福的哼唱着,而在男人的脸上始终挂满幸福的微笑。这就是我和爸爸!我在爸爸的呵护中慢慢的长大……
  岁月沧桑、时光荏苒,岁月的年轮不知碾碎多少世事的变迁,而唯有不变的是那股浓浓的亲情。如今,爸爸已是两鬓斑白的老人,而我也不再是打着两个蝴蝶结的小姑娘,可我和爸爸还会经常地腻在一起.爸爸坐在沙发上,我会紧挨着他坐下,和爸爸上街的时候,我还会搀着他的胳膊,爸爸有时会逗我说:”云儿,我可不是你永远的拐杖哦”.每当这时我都会冲爸爸吐一吐舌头说:”爸爸,以后我做您的拐杖”.爸爸听了以后总会露出幸福的微笑.
  记得以前有朋友曾经问我:”云儿,你找对象要找个什么样的?”我当时就毫不犹豫的回答:”我要找我爸爸那样的!他要像爸爸一样的痛我爱我,我也要像爱爸爸一样的依恋他.”我的朋友听了以后觉得很好笑,说我有恋父情结.但是,我却不以为然.
  妈妈常说:云儿就是爸爸的开心果!是的,我很希望自己是一棵开心果,我希望爸爸和妈妈永远开心,我希望他们永远爱我,我更希望他们长命百岁,我也希望自己能永远依恋他们,因为这种依恋很幸福也很温暖.
  爸爸经常问我:”云儿,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在这里我想告诉爸爸,实际我早就长大了,只不过在爸爸的眼里我永远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罢了.
  有人说,父爱如山!而我说,父爱犹如阳光!不管我们走多远、或者遇到多大的困难,父爱都会永远陪伴着我、温暖着我。每当我仰望天空,看到太阳照耀着,我就会很快乐。因为,她犹如爸爸的爱和爸爸的温暖!

励志一刻

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它决不能使我完全屈服。 –贝多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