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守候

  喜欢用文字表达着自己的内心世界,但是却从来没有用文字为自己的父母写过点什么。一直都在写着对别人的思念,对别人的不舍。今日,我只想用自己最平凡的文字,来表达自己对自己爸妈的思念和祝福。
  那年我和弟弟在高三
  高三时一个苦命的年代,没有了平日的欢声笑语,每日大家都在题海中苦苦的奋斗。我和弟弟也不例外。家里两个面对即将参加高考的孩子,那种气氛一触即发。每日家里都安静的让人感到恐惧。
  为了能给我和弟弟更多的学习实践,爸爸每天起早贪黑的车接车送,为了保证我们的营养跟得上,妈妈每天都会早早起来为我们准备合口的饭菜。晚上会做好饭,等我们上完晚自习回来。一切进行的那么悄无声息,爸妈没有一声的抱怨,每日的忙碌,也只是为了给我和弟弟提供更好的一个学习环境。
  仍记得那天早上起床吃饭时的情景。因为前一天的熬夜,导致第二天起来时一点精神也没有。吃饭时妈妈的一句话,深深地让我吃了一惊:“在家笑一下不行吗?见到你笑就那么难吗?”那时真的有种想哭的冲动。是的,回想自己升入高三后的这段时间,自己真的压抑了太多,不再与父母打打闹闹,也不再和弟弟争电脑……一切事物仿佛瞬间被真空,每天对着日记,倾诉着高考前的压力。
  其实,爸妈一直在,用一种很特别的方式守候在我和弟弟的身边。难得有一个假期,爸爸开车带着我们,离开市区远离人群,到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让我们尽情的玩耍。被搬到山上来吃的午餐,瞬间会让人觉得神清气爽,在溪水中滚动的西瓜,会让我们哈哈笑声不断。一天短暂游玩会让我们忘记高考前的压力。
  高考那天,父母比我们都紧张。因为事先和爸妈说过,都不要来送我们去考场。父母只能在家焦急的等待。两天难熬的时间,终于在最后一场考试结束的铃声中结束。我们解放了,那年我和弟弟在高三。我们的爸爸妈妈用一种特别的方式守候在我和弟弟的身边,伴我们走过那段艰难的高三路。
  那年我和弟弟离开家
  高考结束后,接着就是估分报学校。报学校估分数,是我们的第二次小高考。那天爸爸在家忙了整整一个上午,看着一个个学校往年的录取分数线,一个个的排,一个个的选择,最终给弟弟选择武汉,我选择青岛。
  当分数线公布那天,拿到录取通知书那天,我们都会心笑了。我和弟弟是幸运的,如果没有爸爸那忙碌的一个上午,为我们选择学校的上午,也许一切都是另一种情景。我和弟弟在知道分数后,就回了老家,离开爸爸妈妈,踏上火车的那一瞬间,我哭了,长那么大,没有离开过爸妈,如今的离别,要等到半年后才能见到。我知道,在我和弟弟离开家后,爸爸和妈妈同样也会伤心和失落。
  离开家,来到学校后,每天每天和父母打着电话,虽然离家的距离远了,可是我懂得,我们都不曾走远,我和弟弟他、一直在父母心里,他们只是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守候着我们。其实我们一直都在爸妈的思念里。
  我想爸爸妈妈
  离开家又快半年了,不知道远方的爸爸妈妈最近怎样?经常看到空间有人转载说说,说如果用你十年的寿命换父母的一生安康,你会吗?如果十年的寿命可以换的爸妈一生安康,我会换。
  想爸妈了,想快点回到父母身边,想告诉爸妈,如今女儿长大了,再也不任性了,女儿懂事了,只想回到你们身边,再在你们的跟前撒娇,再在妈妈的腿上躺一会,听爸爸唱唱歌。
  爸爸妈妈,女儿希望你们健康、幸福、开心。我想你们了。
  2012年4月11日下午
  教室

励志一刻

每一种恩惠都有一枚倒钩,它将钩住吞食那份恩惠的嘴巴,施恩者想把他拖到哪里就得到那里。 –堂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