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中那些与母亲有关的记忆碎片

   题记:――平时总厌烦母亲喋喋不休,可母亲说过的话、讲过的事,我们又能记得多少呢?
   1994年夏天的一个中午,母亲兴高采烈地跑回来对我说“幺儿快点来换衣服,娘带你去照相”那天的母亲是最漂亮、最开心的,大辫子、白色衬衫、蓝毛衣、黑裤子再加上那双老北京布鞋,这些是母亲平时放在箱底里的家当,今天我总算大开眼界的,那年母亲45岁,我7岁。
   2002年的秋天是个多雨的季节,那些秋雨绵绵的日子我被关在学校里补课,说好给我送生活费的母亲,却比约定好的时间整整来迟了一天半,星期一下午我总算见到了母亲的身影,娘的头发有些散乱,深蓝色的衣服上,两个大大的补丁显得特别刺眼,起了皱的裤子都缩到小腿上面去了,变了型的解放鞋上沾满了厚厚的泥土。眼前的母亲实让我感到无比的难堪,也许是我表情出卖了我的心,母亲急切地把生活费塞进我的手中,用那带点沙哑的口音说:“好好学习,来的时候有点急,都没来得及收拾一下,娘走了!”。看着母亲慢慢远去的背影我无比自责。娘是为了抢收地里的庄稼,害怕它们在地里长出长长的芽。那年娘53岁,我15岁。
  2004年的中秋我第一次尝到了乡愁的味道,苦涩的、孤独的。只有此时才特怕看到月圆的景象,那天我跑了3公里的路,只为听听娘的声音,只想告诉娘,我想她了!可是电话接通时,到嘴边的话又全都咽回去了,只是习惯性地问,娘您吃饭了吗?近来身体可好?那天娘好像说了很多的话,可至今我都只记得那一句:“今年五仁的月饼又涨价了,核桃倒是不太贵”。五仁月饼是我的最爱,核桃也是我比较喜欢的,无论我走多远,母亲的爱好都是根据我的习惯而改变。在回工厂的路上抬头望着天空,随手写下:
  《乡愁》
  天边的浮云渐渐远去
  夜就快要来临
  在万家灯火通明之前
  牛羊回栏、鸟兽归巢
  云啊请带我一同远去
  回到那生养我的地方
  在天黑之前叫上一声我的爹娘
  那年母亲55岁,我17岁。
   2008我休假回家看望母亲,娘显然老了许多,不过由于哥嫂照顾得周到,娘的身体倒还算健壮,由于无聊便找以前的书来看看,无意中发现了母亲收藏的宝贝,一层一层地剥开包裹着它的白布,出现在我眼前的竟是“黔西南师范学院录取通知书”。四年了母亲还把它保护得如此完好,我的录取通知书。看着它往事历历在目难免有些伤感,那不听话的眼泪便夺眶而出,不知何时娘既然站在我的身后,我能做的只是急着擦干泪水强颜欢笑着说,娘阳尘掉我的眼睛里了,娘轻轻拍着我的背说:“这个鬼阳尘,我家幺儿几年才回来一次,你还欺负她”。只有此时我才慢慢明白,母亲就是一本无字的书,也许我用尽一生也品不完她的无奈,那年母亲59岁,我21岁。
  2012年母亲节那天傍晚,我在电话的这头陪着娘,拉扯着一些家常,很想亲口对娘说声母亲节快乐,可几次话到嘴边硬是又咽了回去,我不明白为何会这样,也许是习惯了母亲的宠爱,也许是对于母亲我还没有找到表达爱的方式,是谁!在耳边又一次提醒我,爱要大声说出来,是这个提醒给了我无限的力量和勇气,娘母亲节快乐!这句堵在我嗓子里的话终于脱口而出,电话那头的母亲有些震惊,但我却听到了她发自心底的笑声,娘高兴地回答我:“我们家老幺越来越懂事了,娘有你们三个啊!天天都快乐!”原来爱真的需要表达,娘的笑声又一次证明了这个事实。那年母亲63岁,我25岁。
  2013年母亲节的脚步又渐渐近了,记得送上您的祝福!因为天下的母亲都需要儿女们的牵挂和问候,都愿意触到康乃馨的香味。
   2013年4月26日
   子夜书于深圳

励志一刻

悲观的人,先被自己打败,然后才被生活打败;乐观的人,先战胜自己,然后才战胜生活。 –汪国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