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叫残酷

  男人对女人一直很好,呵护有加,只要他在家就不让她做一点家务。买菜,做饭,洗衣,拖地,洗碗等等,他都会做得又快又好,女人喜欢什么东西,不用撒娇耍赖,他总会当成礼物买回来。用他自己的话说,女人是用来疼爱的。
  女人柔美妩媚,她的幸福全写在脸上,甜美的,充满阳光般的灿烂。她一直以为,日子就可以这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天长地久,永生永世。她将一直做他怀里的羔羊,他将一直是她一生的依靠。
  天有不测风云。一天,她在电脑前加了一夜的班,早晨站起来时,忽然天旋地转,一瞬间的黑暗将她彻底击倒。当她醒来时,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男人正红着眼圈守在她身旁,她的眼泪当时就下来了,伸手摸他的脸,猛然,她的心僵住了,这一刻的冰冷竟然比晕倒时的黑暗更让她心惊―――她的右臂竟然根本无法动弹!她吸入的一口气就那样闷在了喉咙里,她瞪着疑惑而惊恐的眼又试一下自己的右腿,同样的麻木,毫无知觉。她的右半身,已经不属于她了。
  脑溢血,常年的伏案与过度劳累让她付出了代价,一直以为这是老年病,总要七老八十才有可能会得,而她才刚刚三十九岁啊!她彻底失态了,歇斯底里,哭得天昏地暗,以后可怎么办呢?从此成了一个废人了,不能工作,不能持家,不能再带心爱的女儿去公园,不能再挽着他的胳膊散步,终生都要躺在床上了,要躺多久?十年?二十年?她无法想象,她无法忍受,她所有的幸福就这么灰飞烟灭了。
  男人不停地鼓励她,医院也开始给她做康复治疗。四十天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终于有些好转,她的手和脚有了些知觉,可以做些简单的活动,但是好转却始终停留在这里,任他怎么努力给她做按摩也没有起色。她无法自己穿衣服,扣扣子,吃饭时拿不住筷子,饭菜掉得满身满床。她无法自己去洗手间,没有人搀扶着,她什么也做不了。她再次陷入崩溃,自己不可能回到健康的状态了,这,已经是恢复的极限。
  就在这时,她明显感到了男人的变化。以前不等她口渴,男人便会拿了吸管递到她嘴边,她想吃什么,只要眼光看到床头柜,男人便会问:“是苹果?我帮你削皮。”她到洗手间,他会像抱当年那个小女生一样抱着过去。而现在,男人陪护她的时候,更多时间是在看自己的专业书,或者到走廊和其他病人家属聊天,间或看她一眼而已。尤其是这次更加过分,已经晚上七点了,他还没有像平时那样送饭过来。她已经很饿了,肚子咕咕叫了半天,床头柜上有同事看她时送的糕点,她想自己伸过手去,可努力了半天,手还是僵在半空。她忽然想到一个重大问题:男人,还会留在她身边吗?四个月了,哪个男人熬过如此的一百二十天?自己这半残的身体还有哪点值得他留恋?四十二岁的男人,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谁会把大好时光浪费在一个缠绵病榻的女人身上?
  男人来了,带了一大盒刚出锅的排骨汤,她猛一挥手,那鲜嫩的排骨便落了一地,汤汁洒了男人一身。男人没有像平时那样安慰她,反而皱眉说了一句:“你爱吃不吃!”她被噎住,差点喘不过气来。
  过了一会,她想去洗手间,赌气不叫他,左手撑着床向旁边蹭,然后再用左手扳起自己的右腿放到地下,鼓足了劲儿试着要站起来,却终于没成功。男人斜着眼睛装作没看见,仍旧忙着用手机发短信。女人的血在那一刻涌向头顶,她,不再是他眼中的珍宝!她狠狠用手撑住床头柜,摇摇晃晃站起来,男人这时才赶过来扶住她,递上手杖。她甩手搡开他,把手杖紧紧握在手里,现在,这个没有知觉的木头,才是她的真正依靠。在洗手间里,她看到自己蓬头垢面,哪里还有当初的美丽与娇媚?
  男人越来越过分了,扶她在走廊里散步的时候,总是粗声大气地吼她:“你倒是自己拿着外衣啊!就不能再走快一步?自己走,老扯着我干什么?你不是要上厕所吗?再不走快点尿了裤子我可不给你洗……”当着走廊里那么多人,女人低下头一声不吭,机械地挪动自己的脚,从小到大,她何时被别人如此呵斥过?自从嫁与他,哪一天他不是轻言慢语百般呵护娇宠?
  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什么柔情蜜意山盟海誓,什么永生永世不离不弃,全是鬼话!男人越来越明显的漠不关心,让女人彻底失去了依赖。虽然她看起来柔弱,骨子里却是坚韧的,所有的冷落与白眼,都成了她努力锻炼的动力,你不是不按时给我送饭吗?我自己吃上回剩下的。你不是不给我换衣服吗?我自己花一个小时解开衣扣,再花一个小时脱下。你不是不扶我散步吗?有这根拐杖就行!不知流了多少汗,咽了多少泪,康复竟然又重新开始了,这次的康复不再是被动的,而是主动的,女人被伤害的自尊成了一座喷发的火山,她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进步,手越来越灵活了,腿也渐渐有力了,她的眼里又跳动着希望的火花。日子如流水般过去,她对男人一次一次的迟到与漠视变得无谓,积聚起所有的潜能与毅力,来康复自己,等待着出院,也等待着男人对她说出那两个字:离婚。
  连医生都很难相信她竟然可以恢复得这么好,除了右腿还有些僵硬,其他地方几乎都和正常人一样了。医生笑着说她创造了一个奇迹,女人也含着泪笑,却笑得有些苍凉。
  男人来接她出院了,两个人在路上都很沉默。她仍旧固执地不让男人搀扶,眼看快到家了,她的心快跳出了胸膛,以后,这里,还是她的家吗?男人开门的时候,她定定地看着男人微低的头,他的脑后竟然有隐约的白发了。是否,男人就将和她摊牌?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忍住即将崩落的眼泪。
  “丫头,睁开眼看看。”是男人温存的声音。女人疑惑地睁开眼,呼吸再一次被闷在喉咙―――家里堆满了玫瑰花瓣!餐厅,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全是她最爱吃的。她苦笑:“怎么?最后一次浪漫晚餐?”男人定定地看着她,忽然泪流满面:“丫头,我的傻丫头,你知不知道我等你站起来等得好辛苦?你知不知道看你受苦我有多难过?你知不知道我硬着心肠吼你骂你时有多痛苦?可如果不这样,你就会一直依赖我,永远也没办法再站起来了。”
  第二年开春的时候,女人已经可以重新工作了。看上去,她比大病之前略显老了一些,但脸上的灿烂却没变。因为,这个男人让她明白:不要怀疑真爱,有时候,有一种爱叫残酷。

爱的感觉,有你便是家

  一起生活了那么久,她精打细算的列着各种清单,收入清单、购物清单、饮食起居清单、交际应酬清单…
  那一夜,他们吵架了。起因系一些鸡皮蒜毛的小事儿。他睡觉的时候,不喜欢有任何声音和光线,而她,却习惯了开着夜灯或者音乐入睡。那晚,他的口气不怎么好,吼了句要她关灯睡觉,她愣着看他生气的脸,心里越想越委屈。索性简单的收拾了自己的少许行李,准备夺门而出。
  然而,门外是漆黑的一片。胆小如她,怎敢凌晨出门?!
  坐在床沿,看着他熟睡的脸。再看看这个他们一起布置的家,哭红的双眼又被泪水侵润。百无聊赖中,突然想要列一份清单,分手清单。她想看看这份感情,谁比谁爱的深沉。
  天花板上,游移着她给她买的氢气球,她最爱的米奇、她最爱的兔子、她最爱的喜洋洋、她最爱的灰太狼;床头,他带她去拍的艺术照,那时候她们并肩的看着镜头,时间定格的每一个瞬间,都可见可以洋溢出蜜的笑容;床上用品、落地窗帘是她最喜爱的粉色碎花;生活用品,是她习惯用的牌子,每当去采购,他总是问她,喜欢什么,而却总不说自己想要什么;哪怕就是饮食,他也从来都只说无所谓,任由她挑她喜爱的。
  他就是这样纵容着她。他经常说:“也只有我,才能让你这样无法无天了。”
  是吧。只有在他面前,她才敢那么的任性妄为那么的叛逆泼辣,只有在他面前,她才肯素面朝天无拘无束。只有在他面前,她才会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反正天塌下来还有他为她支撑着。他总喜欢说,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就像和自己在一起的一样。她笑笑,默认了有些感觉,是相互的。
  转换笔锋,她开始思考另一主题。相处的时间里,彼此的优点与缺点。
  他的优点,无法用细说。只有一种感觉可以表达,对味。
  他们有许多的共同理想和话题,比如他们都向往岁月静好都不喜欢喧嚣;比如他们都喜欢西双版纳,都计划着到云南定居,都喜欢看同一部电视剧,都一样的对历史和考古充满兴趣。
  他的缺点,她停了停笔,思索了很久,始终没有想出他究竟哪里不好。
  霸道吗?不算。他只是偶尔的控制她的一些习惯。比如说开灯睡觉,偶尔的和喜欢她的男生争风吃醋并不准她跟别人聊天。但都无关紧要,至少她无所谓。
  不够体贴吗?不算。他很多时候在要求她帮她揉揉按按的时候,也会反过来给她捶捶肩。只是偶尔的,在她害怕和恐慌的时候,没有能及时的送上怀抱。只是偶尔的,在她难过的时候,不仅没有宽慰,还反过来责备。
  但是不愉快始终是短暂的,在一起的时间,统计结果提示,宁静战局了大部分情绪。这,都是她们想要的,好好就好了。
  想了很久,脑海里浮现的始终都是他的好。转头,看着沉睡的他,如同婴儿般的睡容,心里的莫名其妙的气全都消了。怜惜涌上心头,那一夜,泪水掉的不声不响。
  《还珠格格》的主题曲〈你是风儿我是沙〉,唱出的不仅仅是琼瑶笔下惟美动人的故事,也唱出了千千万万情侣们的悲喜离合吧。
  两个真心相爱的人,是绝对不会计较谁对谁错,谁获谁失的。他们,一如很多很多情侣那样,为了相守,放弃了许多许多在外人看来不值得放弃的东西。比如,更好的生活更好的工作。但爱情这回事儿,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收起了用大半夜撰写的分手清单,重新提笔写下那句她最衷爱的歌词:
  天地悠悠,有情相守,才是家。

感悟爱情婚姻

  爱情是花,婚姻是果,
  爱情美丽,婚姻实惠。
  不是所有的花都会结果,但所有的果一定曾经是花。
  爱情是一本书,翻的不用心,你不幸福。翻的太用心,你会痛苦。
  婚姻是一幅画,观看的距离太近,太远,幸福指数都不高,只有站在适当的距离,才能看到你要的幸福。
  爱情需要纯度,婚姻需要容度。这关键是一个度,物极必反。水至清则无鱼,爱情要求过纯,真爱也会与你擦肩而过。婚姻过于宽容,就成了纵容,总有一方要苦。中庸,适度,这是门学问。很深,很高的学问。
  爱情灼人,婚姻磨人。
  爱情给婚姻着色,婚姻让爱情褪色。
  爱情储存人的激情,婚姻消耗爱的热情。
  爱情是电闪雷鸣,婚姻是细雨微风。
  爱情是生猛海鲜,婚姻是家常便饭。
  爱情是那个琢磨好了的玉,婚姻是那个未雕琢的璞。
  婚姻与爱情,有时携手,有时反目。携手了就会幸福,反目了也会成仇。
  没有爱情的婚姻,一定不幸福,没有婚姻的爱情,就如没有根的树,也茂盛不了多久。
  爱情渴望进入婚姻的袋子。可婚姻的袋子,里面装的东西太多,不定哪一个有棱有角的,就把爱情挤兑了。擦破了。爱情如鲜果,不细心呵护,就会发霉,就会萎缩。
  爱情如海市蜃楼,美丽的有点虚幻,爱情又如昙花,漫长的等待只为这一现,似乎有些不值。但白娘子就为了这虚幻等了一千年。牛郎织女就为了这虚幻,多少年还在银河边含情脉脉,寂静欢喜着。
  世上有些东西,很难说清楚。有价格的东西,不一定有价值,有价值的东西,不一定有价格。比如阳光,谁能说多少钱一缕?比如空气,谁能说多少钱一口?可地球上的万物,更包括人,谁又能离得了呢,哪怕一秒钟的功夫。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用商人的逻辑去思维的。比如情。
  对于人来说,情就是无价的,亲子之爱,男女之情,朋友之谊,它们对人比钱重要多了,可它们的价格是多少呢?硬把它标价,就把它亵渎了。钱若与情打交道,那可得小心着。钱可增进情,也可败坏情。使用好了,钱就是天使,使用不当,钱就是恶魔。
  爱情,婚姻,是一道百变数学题,它不但一题多变,还一题多解。如果你发散思维不强,如果你举一反三不够,它往往会变成无解,甚至成为一个死结,反之,就会如鱼得水,条条大路通罗马,四通八达。对于同一道题,对不同的人,也是深浅不一,难度各异,如果你学富五车,相信什么题也不能难住你,如果你只小学初中,甚至目不识丁,那它就是横亘在你面前的高山,无论你怎么努力,也只能望山兴叹。
  一部电视剧说,从爱情过度到婚姻,有三样东西不可少:爱的感受,爱的能力,爱的智慧。可这三座大山,一座比一座高,想想我们的体力,纵其一生不断登攀,能攀登几座呢?相对婚姻,爱情是轻松的,因为得到他,只需登上第一座山就够了,而婚姻要想美满,需要登上三座山,且两人都得登,步调一致可就难了。这就象孟子所说,不是不想,而是不能了。所以,爱情大多完美,婚姻大多凑合。
  恋爱虽易,婚姻不易,且行且惜。

百步爱情

我和你背对背开始往前走,我们说好当我们走到第一百步的时候,再回头,如果还能看到对方,我们就忘掉以前所有的不快乐,重新开始!如果看不到彼此,就一直走下去,永远不要回头!

当我走出第一步,有一种叫悲哀的东西漫过心底;我们的爱情路只剩下九十九步,我们怎么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曾几何时,我们一起在雨中漫步,衣服湿了也不觉得冷,曾几何时,我们在雪天里呼着热气吃冰淇凌,当人们投来惊异的目光中,我们竟哈哈大笑. 我已走过二十步,你呢?我好想回头看看你,看看你是不是一样和我步履维艰!你还记得我吗?你教我学电脑的时候,跟我说过,编程时会遇上一种情况叫"死循环",进去了,就出不来,你说你对我的爱就是死循环,当时我很感动.我走完五十步时,有个卖烤红薯的老头,问我要不要红薯.我摇了摇头,他就推着车子走了.为何他不再多和我讲几句话?那样我便可以停留一会儿,不要再走下去. 八十步已然在我身后,你是否也在想我们前段不愉快的日子?我们为一点点小事天天争吵,不知为什么,我总是对着你哭,你便心乱如麻,烦躁不安.然后,我们都无端地说出一些互相伤害的话.终于有一天你对我说:“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然都会被折磨死,分开吧!”九十九步了.我艰难地抬起沉重的脚,迟迟不愿放下,我怕放下脚时,回头再也看不见你;我怕放下脚时,回头将永远失去你;我怕放下脚时,我从此再没有幸福可言;我怕……脚终于落下了,泪也顺颊而下,我不想回头,也不愿回头,我控制不住自己,蹲下身痛哭起来.突然,一双宽大的手抱住了我的双肩,我回过头,看到了你,看到了你充满了深深自责和浓浓爱意的双眼.

我扑进你的怀里,哭着说:“我不要再往下走了.”你把我紧紧抱住,轻轻抚摸我的长发.“永远不会再让你一个人走.其实,我一直走在你的身后,一直在等你回头.”

爱是心永恒中的灯塔

在墨西哥的大街上,萨拉黯然地走着,她身后拉着一只大皮箱,里面是她的全部衣物,她刚刚和相恋了三年的男友分手,现在正准备搬去新的住所。
在过马路时,一辆呼啸而过的汽车差点把她撞伤,司机从驾驶室里探出头来大骂:“瞎子,不会看路啊!”萨拉吓了一跳,可是她知道司机骂得没错,她的确就快瞎了,年纪轻轻的她患上了视神经萎缩,视线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就因为这个,她决定和男友赫尔南德斯分手。虽然赫尔南德斯发誓不会嫌弃她、会照顾她。可是萨拉还是想要离开。她不需要同情,不需要牺牲,更不忍心让心爱的人承受和一个盲人共度余生的痛苦。她宁愿独自一人沉入黑暗的深渊。
萨拉搬进了新家,一个空荡荡冷冰冰的房子,在这里默默等待黑暗的到来,有时她甚至会故意闭起眼,训练自己在黑暗中烧水、煮饭、洗澡……当被刀切到手、被热水烫得浑身起泡的时候,痛的不仅是她的身体,还有她的心。
有一天早上,她睁开眼,却发现四周不是清晨,而是黑夜。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彻底瞎了。坚强的萨拉没有哭,而是默默地穿衣服、做早饭,甚至还给花浇了水。
第二天,萨拉决定去取前几天送去干洗的衣服,可是回来的路上她就迷了路。就在她惊慌失措的时候,突然有一个稚嫩的声音在她身旁响起了:“女士,我可以送你回家么?”
这是一个孩子的声音,萨拉如获救星,她迫不及待地说:“太好了,我的家在……”“我的小狗知道,”孩子神气地说,“它闻到你的气味就会找到你的家,让它送你回家好么?”
萨拉将信将疑,可小孩不由分说就把一根绳子塞到萨拉手里,接着就没了声音。萨拉牵着绳子,感到有一股力量牵引着自己,她只好跟着向前走。小狗不吵不闹,走得也不快不慢,过路口的时候好像还会看红绿灯。不一会儿,小狗停住了脚步,萨拉放开绳子用钥匙去开门,门开了,她真的到家了。萨拉摸索着抱起这只可爱的小狗,摸摸它的脸,请它大吃了一顿,接着小狗就拖着绳子跑开了。
萨拉早听说过有一种特殊的导盲犬,是盲人生活的好伙伴,可是一只犬的培养费用很高,而墨西哥又相对落后,很少有盲人能享受有犬陪伴的待遇,她也同样不敢奢望。
不过,幸运还真的降临到了萨拉头上。一天,她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说他们是墨西哥导盲犬培训基地,愿意为萨拉提供导盲犬引路服务,服务费很低。“您只需提前一天打这个电话预约,我们就会在指定时间把小狗系在您的门廊上,您回家后把绳子系在原处即可。”
这可真是再好不过了,自从眼盲以后,萨拉从来没有这样开心过。没过几天,她就计划去超市采购,并且提前一天预订了小狗。到了那天,萨拉心情有点忐忑,还好,一打开门,就摸到了系在门廊上的一根绳子。“嘿,宝贝儿。过来好么?”萨拉笑着逗引小狗,可是这只狗要么是受到过严格的训练,不可以和雇主亲密接触,要么就是真的很酷,总之它一声不叫,默默地开始引路了。
到了目的地,萨拉在超市门口大声问:“宠物可以进去么?”保安人员马上友善地回答:“小姐,他不算,您可真会开玩笑。”超市对残疾人的体贴让萨拉心情愉快,在服务员热心的帮助下,她很快买好了自己需要的东西,不过在结账的时候,她遇到了点小小的困惑,因为收银员说她买了三瓶豆奶。“豆奶?”萨拉愣住了,她不喜欢豆腥气,以前赫尔南德斯为了她的营养健康,总是逼她在超市里买豆奶,这次自己竟然也下意识地拿了豆奶,些许伤感涌上了萨拉心头。
回家后,萨拉黯然把绳子拴在了门廊上。突然间,她开始想念赫尔南德斯,他是那么爱她,那么体贴,以至于直到现在,还能感受到他的气息就在自己周围温暖着自己。那一刻,她软弱极了,她真想回到赫尔南德斯的怀抱。
导盲犬的工作做得不错,它们从不闯进雇主房间,也不在雇主身上撒娇,它们只是默默引路,和萨拉相敬如宾。一天下午,萨拉又和导盲犬结伴出行,她在路上慢慢散步,突然听到有人在不远处叫:“嘿,很高兴遇到你,赫尔南德斯。”
赫尔南德斯?萨拉心慌了,她不想让赫尔南德斯看到自己现在狼狈的样子,她迅速掉过头,狠狠地拉着绳子,准备用最快的速度逃开。可就在她拉绳子的一瞬间,突然听到前方一个熟悉的声音:“哦,你拉痛我了。”
萨拉愣了,那不是赫尔南德斯的声音么?自己为什么会拉痛赫尔南德斯?赫尔南德斯是导盲犬?导盲犬就是赫尔南德斯?几秒钟之后,萨拉泪如雨下。“是你在我的购物筐里放了豆奶,对么?”这时,抽噎不止的萨拉感到有一双温暖的手紧紧地抱住了自己,手腕上还牵着一条绳索。赫尔南德斯用低沉的声音对萨拉说:“我只想告诉你,我可以和你一起生活。”萨拉再也忍不住了,她把头埋在赫尔南德斯胸口,失声痛哭,多少天来的压抑和委屈烟消云散。
“我一直在附近看着你,你一个人出门太危险了。那天我看到有一只小狗送你回家,所以才出此下策……”
几个月后,萨拉和赫尔南德斯结婚了,在神坛面前,当神父宣布交换戒指的时候,他们却把一段红绳系在了对方的手腕上,因为他们知道,导盲犬只能为失明的人引路,而驱走心中黑暗,却只能靠爱的力量……

有一种爱经不起伤害

有一种爱经不起等待,有一种爱经不起伤害。不知道什么样的爱情是最美的,是至死不渝的爱情,是执子之手与子楔老的爱情,还是曾经轰轰烈烈,经历过风风雨雨,最终走到一起的爱情?

一路走过,看过那么多人经历爱情,路过爱情,享受爱情,逃避爱情。 才发现,有一种爱经不起等待,有一种爱经不起伤害。

记得在刚开始懂得爱的时候最喜欢仰着脸问:“你会爱我多久?” 然后她会宠爱的捧着我的脸,用鼻尖微微碰触着我的鼻尖告诉我“我会爱你好久,好久”

然后我会继续问“好久,是多久” 他仍然会象孩子一样的告诉我“好久,就是好久,好久,好久,好久”。回忆很美,我知道那个时候我们是真的用心在爱着对方。对方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无可挑剔,那么的完美。

我相信我们真的爱过,彼此在乎,彼此思念。可是爱禁不起伤害, 当一切发生时,是那么的突然,所有甜蜜的消失,留下的只是疼,只是恨,只是空白。

慢慢的开始学会保护自己。学会解读爱情,发现爱情原来最禁不起伤害。

心中很明白,一但付出真心。付出的最多,那么受伤的就一定是自己,于是学会冷静的面对一切,学会漠视,学会自己爱自己。

我不再问“你会爱我多久”。因为我发现,爱,永远禁不起等待,也禁不起伤害。

可是依然在陷入感情时忘记了初衷。我学不会不在乎,可是我学会了保护自己。 我依然害怕付出,害怕伤害,我发现我已经不明白什么叫爱 。

如果你不爱了,那么我会离开,毕竟有一种爱禁不起等待,有一种爱禁不起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