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礼盒

一个母亲惩罚了自己5岁的女儿,因为她把一整卷精美而昂贵的包装纸剪坏了,是那种很少见的金色。当看到女儿用这卷包装纸包好的礼物盒放在圣诞树底下时,想起家里极不稳定的收入,这位母亲越发生气了。不管怎样,在圣诞节那天早晨,女儿还是把她精心用金色包装纸包好的礼物送给了妈妈:“妈妈,这是给您的礼物。”很显然,妈妈这时因为前一天生气的举动而十分尴尬,当她打开礼物时,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她非常生气,一把把女儿拽过来,皱着眉头高声说道:“小女孩,难道你不知道,送别人礼物时应该在盒子里装上东西吗?”小姑娘很委屈,噙着眼泪对妈妈说:“不,妈妈,这个盒子不是空的。我把它包上之前,在里面装了满满的吻。”妈妈呆住了,她走近小女孩,慢慢蹲下身子,紧紧地把女儿抱在怀里,“对不起,原谅妈妈好吗?是妈妈错了。妈妈不该这么生气,这么粗鲁地对你。”

之后不久,一次可怕的事故夺去了小女孩的生命,而这位母亲一生都把这只金色的盒子摆在床头。每当面对非常棘手的问题或是缺乏勇气的时候,她就会打开这只盒子,想象着接受女儿的吻。

事实上,我们每个人,都已经收到了这样一份礼物,有着非常珍贵的包装和内涵。这是我们的家庭、朋友给予的无私的爱和亲吻。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爱更珍贵,更值得收藏。

励志一刻

如果有一天,我能够对我们的公共利益有所贡献,我就会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果戈理

当及时行孝

   应当及时行孝
   人生在世,父母健在是福分,当及时行孝!
   一, 迟到的孝顺
   当一个学业有成的大学生,告别年迈的父母去城市奋斗时,立下的誓言是:爹,娘,等我,等我有了房子,有了车,我会带着您的儿媳,把您老俩接到城里,好好孝敬您老俩,好好让您老俩享晚年的福,来报你的养育之恩……。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 儿子来信:“娘,我又被提拔了……” 娘:“儿啊,你是好样的…。”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儿子来电话:“娘,我买房了,不过有贷款…。”爹:“儿啊,你娘在外忙,有空给你回电话,你总是好样的…。”
   又过了几年,儿子孝敬二老的计划终于等到了时机,于是,开着小车,哼着小调,踏上了接二老到城养老的回家路,当年迈的父亲把像绅士一样的儿子领到一座孤坟前,儿子才明白,最近几年为啥娘总是没回电话,当儿子凄凉。懊悔的喊娘声划破这沉寂的山沟,再也唤不回年迈的亲娘,当儿子提出要接父亲到城里享晚年的福,要好好弥补,孝敬父亲时,老泪纵横的父亲,执意要陪山里的一座孤坟,因为,他不想让他的老伴活着等儿子,死了,埋在地下等他,他不想再让他老伴因为等待而在地下睡不安稳…。
   愚蠢的孝老计划,迟到的孝顺,遗憾着两代,可它无声无息的一代一代演绎着。
  亲人哪,你当及时行孝!
   二, 及时行孝顺
   当一个学业有成的儿子跟母亲商量,要和母亲一起到大城市,边奋斗边用后半生来尽孝时,母亲叹息的说:“儿呀,妈老了,跟不上时代了,别让妈拖你的后腿,你想尽孝,等我百年后,每年清明节,你在我坟头买好吃的供香我就行。”儿子没在争辩什么,到镇上买了好多好吃的回到家,趁母亲熟睡时放到母亲面前,儿子一直等到母亲睡醒,问:“母亲,你睡觉时闻到香味了吗?”母亲:“傻儿子,妈睡着了,哪能闻道香味?”儿子:“母亲,你睡着了闻不着香味,那你百年后更闻不着香味了,即使我在你坟头摆再多美味,哪有啥意思呢?你应当在活着的时候让我孝敬你。”母亲终于被说动,和儿子到大城市里和儿子共享天伦之乐。
  
   多少老人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也总是为儿为女着想着,可为儿为女的总是在为自己的事业,房子,车子忙碌着,有一天,到了为儿为女着想时,才发现,自己为老人做的实在是太少,太少,甚至,平时的一个电话问候也总是被自己的忙碌占有着,等到想孝敬时,亲人却不在了,父母为儿女付出的是一生,可为儿女的有能为父母付出多少呢?
   爱不能等,孝不不能迟。钱没有挣够的时候,但人的生命却有尽头,孝敬父母,请不要给自己寻找等候的理由。
  李大勉 2015年7月10日

励志一刻

献出你的微笑,收获他人真心。 –劳伦斯

我们不小了,该长大了

  那些年、我们长大了;缺忽略了那双养育我们成长的手上长满了厚厚的一层茧子。
  那些年、我们长大了;那些父母给的那些钱、去请那些所谓的朋友、兄弟吃着那些也许父母都不曾舍得吃过的饭菜、
  那些年、我们长大了;拿着那口袋里面的钱、叫上那些朋友、兄弟?去KIV里面唱歌、喝酒!可曾想过那些钱是怎么来的?
  你们不知道、那些钱、是你那辛劳的父母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吃着那些你们觉得是乞丐吃的东西、你们良心何安?
  我们长大了、十七八岁了;我们不小了!
  当你们父母背井离乡的出来挣钱的时候你们可想过、他们何曾想出来、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而你们呢?作为子女的。你们做过些什么?
  我们长大了、十七八岁了。不小了!但是何曾想过你们肩膀上的担子有多重?你们何曾才能长大?
  当你们抽着那香烟的时候、可曾想到你父亲都没抽过那么贵的香烟呢?是他们不想还是没钱呢?答案是否定的;他也想,但是他不能;你多大呢?抽烟你以为是什么?抽烟是压力、是环境;你们有什么压力?你们懂什么是压力?
  也许你们现在在做事了、每个月拿着那些工资跟你父母要求这个要求那个、你有那个资格吗?是;你是能赚钱了。你翅膀就硬了?是吧!
  当你们父母背井离乡去赚钱的时候、过的是什么日子、你们知道吗?当你们父母拿着那两三百块钱的时候。他们是什么心情?是、也是很开心、开心的想着让你们过上好日子。你们呢?问候过你们父母一句:“爸、妈;您们辛苦了!”你们讲过吗?你们没有!
  当你们坐在教室里面吹着风扇、上着课的时候、可曾想到父母在烈日炎炎的太阳下在辛劳的工作?而你们呢?三个一群、四个一伙的围在一起、讨论这个女女怎样怎样、讨论那个女女怎样怎样。你们良心何安?
  当你们手上拿着冰冻的可乐时、可曾想到父母能喝上一口白开水就能满足时的情境吗?你们何曾想到过父母那鬓白的头发、何曾想到过在那鬓白的头发下面掩埋了多少辛酸苦辣?你们何时才能长大?
  你们穿的衣得光鲜,跟父母走在一起。是否觉得很丢你脸?知道你那些漂亮的衣服是怎么来的吗?也许你父母从未买过一件衣服能比你贵的。那些给你买东西的钱、都是血汗钱;
  当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你能跟你父母说声:“爸、妈;您辛苦了。”吗?也许你爸妈听到了会流泪;这是开心的流泪;证明你长大了!如果你父母不在你身边的话、拿起你手中的电话跟你父母打一通电话吧!
  我们不小了、该长大了!
  我们好像很有钱 抽着爸爸买不起的烟
  我们好像很有钱 用着父母没见过的东西
  我们好像很有钱 出门就打车
  我们好像很有钱 出去吃喝玩乐
  我们好像很有钱 买一些没用的东西
  我们好像很厉害 不顺心就对父母各种喊
  我们好像很厉害 没事就和父母吵架
  我们好像很厉害 动不动就离家出走
  我们好像很厉害 把父母当佣人指手划脚
  我们好像高高在上 在外面挥金如土
  我们好像高高在上 埋怨自己没有好家庭
  我们好像高高在上 一点苦也不想吃
  我们好像高高在上 嫌弃自己的父母
  我很想知道我们凭什么这样,我们有什么好高傲的。父母已经给予了我们最宝贵的生命。含辛茹苦把我们扶养成人
  宁愿自己省吃俭用也要把最好的吃的用的给予我们,宁愿委屈了自己也不愿委屈了孩子。多么无私的爱啊!还有什么比家庭和谐身体安康更幸福的,要求的多了 幸福感也就少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 有谁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写下这篇文章可能有违我的风格,我希望看见这篇文章的人都该领悟其中的精神和孝义,谢谢,我是张杰,你们的朋友!
   —张杰

励志一刻

无论是美女的歌声,还是鬣狗的狂吠,无论是鳄鱼的眼泪,还是恶狼的嚎叫,都不会使我动摇。 –恰普曼

母亲的心

  我的外婆老年痴呆了。
  外婆先是不认识外公,坚决不许这个“陌生男人”上她的床,同床共枕了50年的老伴只好睡到客厅去。然后外婆有一天出了门就不见踪迹,最后在派出所的帮助下家人才终于将她找回,原来外婆一心一意要找她童年时代的家,怎么也不肯承认现在的家跟她有任何关系。
  哄着骗着,好不容易说服外婆留下来,外婆却又忘了她从小一手带大的外甥外甥女们,以为他们是一群野孩子,来抢她的食物,她用拐杖打他们,一手护住自己的饭碗:“走开走开,不许吃我的饭。”弄得全家人都哭笑不得。
  幸亏外婆还认得一个人――我的母亲,记得她是自己的女儿。每次看到她,脸上都会露出笑容,叫她:“毛毛,毛毛。”黄昏的时候搬个凳子坐在楼下,唠叨着:“毛毛怎么还不放学呢?”――连毛毛的女儿都大学毕业了。
  家人吃准了外婆的这一点,以后她再要说回自己的家,就恫吓她:“再闹,毛毛就不要你了。”外婆就会立刻安静下来。
  有一年国庆节,来了远客,我的母亲亲自下厨烹制家宴,招待客人。饭桌上外婆又有了极为怪异的行动。每当一盘菜上桌,外婆都会警觉地向四面窥探,鬼鬼祟祟地,仿佛是一个准备偷糖的小孩。终于判断没有人注意她,外婆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挟上一大筷子菜,大大方方地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宾主皆大惊失色,却又彼此都装着没看见,只有外婆自己,仿佛认定自己干得非常巧妙隐秘,露出欢畅的笑容。那顿饭吃得……实在是有些艰难。
  上完最后――道菜,一直忙得脚不沾地的母亲,才从厨房里出来,一边问客人“吃好了没有”,一边随手从盘子里拣些剩菜吃。这时,外婆一下子弹了起来,―把抓住母亲的手,用力拽她,母亲莫名其妙,只好跟着她起身。
  外婆一路把母亲拉到门口,警惕地用身子挡住众人的视线,然后就在口袋里掏啊掏,笑嘻嘻地把刚才藏在里面的菜捧了出来,往母亲手里一塞:“毛毛,我特意给你留的,你吃呀,你吃呀。”
  母亲双手捧着那一堆各种各样、混成一团、被挤压得不成形的菜,好久,才愣愣地抬起头,看见外婆的笑脸,她突然哭了。
  疾病切断了外婆与世界的所有联系,让她遗忘了生命中的―一切关联,一切亲爱的人,而唯一不能割断的,是母女的血缘,她的灵魂已经在疾病的侵蚀下慢慢地死去,然而永远不肯死去的,是那一颗母亲的心。  (选自聂进主编《初中语文精读文选》略改)

励志一刻

永远不要因承认错误而感到羞耻,因为承认错误也可以解释作你今天更聪敏。 –马罗

打往天堂的电话

作者:邵云  一个春日的星期六下午,居民小区旁边的报刊亭里,报亭主人文叔正悠闲地翻阅着杂志。这时一个身穿红裙、十五六岁模样的小女孩走到报亭前,她四处张望着,似乎有点不知所措,看了看电话机,又悄悄地走开了,然而不多一会儿,又来到报亭前。
  不知道是反反复复地在报亭前转悠和忐忑不安的神情,还是她身上的红裙子特别鲜艳,引起了文叔的注意,他抬看了看女孩并叫住了她:“喂!小姑娘,你要买杂志吗?”“不,叔叔,我……我想打电话……”“哦,那你打吧!”“谢谢叔叔,长途电话也可以打吗?”“当然可以!国际长途都可以打的。”
  小女孩小心翼翼地拿起话筒,认真地拨着号码,善良的文叔怕打扰女孩,索性装着看杂志的样子,把身子转向一侧。小女孩慢慢地从慌乱中放松下来,电话终于打通了:“妈……妈妈!我是小菊,您好吗?妈,我随叔叔来到了桐乡,上个月叔叔发工资了,他给了我50块钱,我已经把钱放在了枕头下面,等我凑足了500块,就寄回去给弟弟交学费,再给爸爸买化肥。”小女孩想了一下,又说:“妈,我告诉你,我叔叔的工厂里每天都可以吃上肉呢,我都吃胖了,妈妈你放心吧,我能够照顾自己的。哦,对了,妈妈,前天这里一位阿姨给了我一条红裙子,现在我就是穿着这条裙子给你打电话的。妈妈,叔叔的工厂里还有电视看,我最喜欢看学校里小朋友读书的片子……”突然,小女孩的语调变了,不停地用手揩着眼泪,“妈,你的胃还经常疼吗?你那里的花开了吗?我好想家,想弟弟,想爸爸,也想你,妈,我真的真的好想你,做梦都经常梦到你啊!妈妈……”
  女孩再也说不下去了,文叔爱怜地抬起头看着她,女孩慌忙放下话筒,慌乱中话筒放了几次才放回到话机上。“姑娘啊,想家了吧?别哭了,有机会就回家去看看爸爸妈妈。”“嗯,叔叔,电话费多少钱呀?”“没有多少,你可以跟妈妈多说一会,我少收你一点儿钱。”文叔习惯性往柜台上的话机望去,天哪,他突然发现话机的电子显示屏上竟然没有收费显示,女孩的电话根本没有打通!“哎呀,姑娘,真对不起!你得重新打,刚才啊,你的电话没有接通……”“嗯,我知道,叔叔!”“其实……其实我们家乡根本没有通电话。”文叔疑惑地问道:“那你刚才不是和妈妈说话了吗?”小女孩终于哭出了声:“其实我也没有了妈妈,我妈妈死了已经四年多了……每次我看见叔叔和他的同伴给家里打电话,我真羡慕他们,我就是想和他们一样,也给妈妈打打电话,跟妈妈说说话……”听了小女孩这番话,文叔禁不住用手抹了抹老花镜后面的泪花:“好孩子别难过,刚才你说的话,妈妈她一定听到了,她也许正在看着你呢,有你这么懂事、这么孝顺的女儿,她一定会高兴的。你以后每星期都可以来,就在这里给妈妈打电话,叔叔不收你钱。”
  从此,这个乡下小女孩和这城市的报亭主,就结下了这段“情缘”。每周六下午,文叔就在这里等候小女孩,让女孩借助一根电话线和一个根本不存在的电话号码,实现了把人间和天堂、心灵与心灵连接直来的愿望。

励志一刻

不要心平气和,不要容你自己昏睡!趁你还年轻,强壮、灵活,要永不疲倦地做好事。 –契诃夫

无言的情怀

    小时候,我常牵着爸爸的手去河边垂钓,也时常蛮不讲理地爬到爸爸的肩头,高声地叫着“骑马喽”“骑马喽”。尽管爸爸有时也生气地说:“这丫头这么淘气,快下来!”但每次都是高兴地拉着我的两只小腿跑两圈。

     有一次,他跑着跑着,忽然停下了,什么东西热乎乎地顺着背往下爬。嘿嘿,真不好意思,我撒了爸爸一身尿。父女俩乐的拍拍打打,那一间永远难忘的小屋里充满着浓浓的情和深深的爱。

     慢慢地,我长大了,很少和爸爸去垂钓,也没有闹着要骑马了。我也时常学着大人的模样,躲进自己的小阁楼里,把欢乐舆痛苦抑郁和优伤压在心底,也把对父亲那深深的爱,锁进了那紧紧关闭的心扉。     眼看着爸爸的两鬓慢慢地出现了白发,那双一直炯炯有神的目光变得昏暗了。他在人生的跑道上望着远去的青春,很不情愿地退休在家,他已不再拥有这个世界的紧张和喧闹了。     过去,他是那么的勇敢和自信,带领数百上千号人马,拼博在云贵高原的一方热土上,使这块曾经是豺狼出没的荒土上耸立起一片片厂房,楼房。而今,老年的孤独和寂寞困扰着他,使他常常不知该做什么才好。    过去,他是那么的开朗和活跃,穿梭在援外工程的洽谈会上,使沙漠上通了电视,使非洲热带雨林中生长出多种中国的蔬菜。而现在,面对突然安静的生活环境,他总是不知说什么才好。

    多少次,我尽女儿的心,为他做完该做的事。可看到的仍然是一双期待的目光。

    多少次,我真想叫转那落寞而辛劳的背影,对他说一声“爸爸,我爱你!”然而,一种少女的矜持和怯懦挡住了它,最终,我还是什么都没说。

    九五年的夏天,我终于接到了出国的通知,我强压着兴奋和留恋之情,来到爸爸身边。他当时正在医院里吊着点滴,他久久地用一种无比留恋和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我,说:“孩子,你长大了,去飞吧,可要自己多注意点。”

   “嗳,您也要多保重!…”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带着一种不放心的感觉,我缓缓地走出大门,泪水止不住往下落。

    我就这么走了吗?不!我不能这样走,我要回去,要把我压抑埋藏了这么多年的情感向他老人家说清楚。

    于是,我从心里爆发出一声热切地呼唤:

   “爸─爸!”飞快地跑到病房门口。

    爸爸把头转向床内,伸出那只满是皱纹的手,向我摆了摆。我,最终又是什么也没说。

    三年,那只手,那只风尘仆仆的手,一直在我的心中幌啊!幌啊!……

    九八年的夏天,我终于回国探亲了,带着三年内多少思念多少梦,带着三年的多少情怀多少爱,我飞到了爸爸的身边。爸爸的头发更加花白了,目光里充满了喜悦。那本是十分宁静的生活,突然变得热烈而活跃。

    难得一聚,不知不觉地,我又该登上远去的飞机。

    临行的前一天,父亲轻轻地对我说:“你真象一片叶子一样地轻轻地被风吹来,还没好好和我们说说话,又被风吹走了。”他说完,又轻轻地笑了。那笑容,包含着多少话要说,包含着多少的无奈和期待呀。

   我心里一阵茫然,是啊!三年了,我心中索绕着的无数的话语和那无言的情怀,什么时候才能了啊?望着父亲那花白的头发和那饱经风霜的面容,我终于强压着心里涌动的热潮,在爸爸的脸上深深地亲了一口,“爸爸,我爱你!”

    爸爸把头侧向一边,双肩抽动起来,“孩子,我盼了好久,等了多日,就是这句话啊!”

    他把头转了过来,我没有看到父亲的眼泪,他把我拥在怀里,我却哭了。在父亲的怀中,我又找到了儿时的那种感受,是那么的幸福,那么的安慰。

    没有电闪雷鸣般的呼唤,没有翻江倒海般的激情,爱,永远在家中,在那个不需要华丽的地方,永远在那无言的情怀。

励志一刻

自己打败自己是最可悲的失败,自己战胜自己是最可贵的胜利。 –佚名

家里很好,不用挂念

  十几年前,我曾经是一艘远洋轮上的船员。
  有一次,船在国外因等货抛锚二十多天,船上的蔬菜吃光了,淡水也快用完了,三十几个男人开始变得焦躁起来。为了缓解船上的紧张空气,船舶党支部紧急决定,举行一次“船员家信征文大赛”。要求必须是货真价实、原汁原味,奖品是船上仅剩的几瓶茅台酒。
  通知刚一贴出,当即就有几个小青年抱来一大摞家信要求参加比赛。
  后来,有人向船舶政委报告说,船上平时家信最多的当属水手长,水手长每次接到家信并不急于当场拆看,而是小心翼翼地把信揣进裤兜,悄悄地回到房间,插上房门,然后很久很久不肯出来。由此可以断定,信多说明感情铁,不敢当场拆看说明有内容,不参加比赛更说明这里面有故事。
  于是,政委找来团支部书记小梁,在他耳边悄声嘀咕了几句。小梁随即带领几个小青年,趁水手长到后甲板散步的时候溜进他的房间,果然就在枕头底下、床垫下面翻出百余封家信。
  小梁说,大家都是铁哥们,平时无话不说,看看不要紧吧?大伙说不要紧。于是就把那一百多封信全部看了,结果发现,每封信上都是相同的八个字:家里很好,不用挂念。
  原来,水手长的妻子是个农村妇女,没念过书,当然也不会写信。一次,她听难得回家一次的丈夫不经意的说,远航的男人出门在外,最盼望的就是在国外港口收到亲人的信件。丈夫这么不经意的一句话,妻子却听进了心里。于是,水手长的妻子就找来邻居家一个读小学四年级的孩子,让他代写家书,那孩子铺开信纸问她怎么写?水手长的妻子就说,男人在外面最牵挂的就是家,你就写“家里很好,不用挂念。”
  再后来,水手长的妻子就照葫芦画瓢地学会了自己写这八个字。从此,她每周给远航的丈夫写一封平安家信,一写就是十几年。
  有一年,水手长的家乡发大水,房子被淹,粮食全部被洪水冲走;还有一次,他们刚满周岁的儿子被邻居的家狗咬了,差一点送了命;前年,水手长患肝癌的父亲抢救无效,溘然长逝……而她在给远航丈夫的信中却依然是那八个工工整整的大字:“家里很好,不用挂念。”
  看着一百多封信上那不变的八个整整齐齐的大字,大伙都默默不语,每个人的眼里都含了泪。
  结果,水手长的家信,在那次大赛中获得了唯一的一等奖。
  发奖时,船上大厅里掌声雷动。(文/凝 冰)

励志一刻

业余生活要有意义,不要越轨。 –华盛顿

父亲

  父亲是3天前的一个下午来的,当时无人在家,他搁下背兜蹲在门口抽叶子烟。傍晚,楼上的张婆告诉我,她下楼撞见父亲,以为是盲流,呵斥他走开,父亲惶惶不安:“这是我儿的家呢!”我向父亲求证此事时,父亲正在厨房择菜。他像犯了错的孩子,局促地站起来,搓着双手,目光游移,嗫嚅着说:“下次,我一定穿周正一点。”我本是怕父亲心灵受到创伤,欲安慰他一番的,岂料他不但没有半点委屈和愤慨,反而以为自己丢了我的丑而深感惭愧。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痛。
  家里不宽敞,我们把父亲和儿子安排在一间屋里。父亲进屋不久,我就听见巴掌落在脸上的声音,开门一看,见儿子正大吵大闹:“你脏,你脏,不准你亲我,滚出去!”父亲不知所措地捂着脸。“他是你爷爷,你爸爸的爸爸,我是他一手一脚养大的,你知道吗?小子!”我对儿子动了武。听到儿子的哭声,妻子一把把他抱过去,对我怒目而视。父亲垂着手,呆呆地站在一旁,又像犯错一般。夜已很深,隔壁的我还听见父亲辗转反侧的声音。
  次日早晨,妻用不友善的腔调对父亲交待:“茶几上有好烟,有烟缸,别抽叶子烟,别乱抖烟灰。别动音响,别动气灶,别动冰箱,别动电视……”父亲谦恭地说:“叫我动,我也动不来的。”中午我和妻子回来,看见满地的水,父亲正蹲在地上,拿着帕子,手忙脚乱地擦地板。妻子一甩手进了卧室,“砰”地一下关了门。父亲便立即又像做错事一般,不知所措起来。我按按他肩:“爸爸,您想帮我们拖地板是吧?”父亲点头。我便拿出拖把,给他示范了一番,然后交给他:“您试试。”父亲拖净了剩下的半间客厅。他看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望着我,一脸感激。
  下午下了一场小雨,下班回来不见父亲,妻子顿时火冒三丈,对我大发脾气。我和她唇枪舌剑,互不相让。正斗至酣处,门铃响了,父亲站在门口――湿漉漉的头发搭在皱纹堆砌的额头,松树皮一样的手提着一个塑料袋。他鞋也没脱就进了屋。妻子“哼”了一声,又进了卧室。我说:“爸爸,吃饭吧!”父亲说:“吃吧,吃吧,我孙儿呢?”孩子被妻子送到岳母家去了,若父亲知道内情一定会伤心,我只得对他撒了一个谎。父亲盯着我看了一阵儿,若有所悟,默默地离开饭桌,打开身边的袋子,拿出两袋核桃粉、两瓶蜂糖、一袋健脾糕。父亲说:“我去买东西了,不会买,也不知你们缺啥,就琢磨着买了这些。”父亲顿了顿又说:“蜂糖治胃病,你记着,一早一晚都要喝一勺;她是用脑的人,核桃粉补脑;孙儿胃口不好,瘦,就给他买了健脾糕,吃了开胃。”父亲最后从贴身衣兜里拿出一个塑料袋,说:“这5000块钱是我卖鸡卖猪攒的,都攒3年了。我用处不大,你拖家带口的用得着,拿着。我明天要回去了,你有空就回来,看看你妈的坟、你爷的坟。没空回来,爸也不怪你,你们忙,单位纪律严呢!”说完父亲笑了一笑,摸出叶子烟,正要点,可能想起了妻的交待,又揣了回去,但舌头舔嘴唇的细节将他此时的欲望暴露无遗。我给父亲卷了枝烟,也给自己卷了一枝。我俩中间隔着张饭桌面对面坐着,烟雾缭绕,我们都不说话。
  父亲执意要走,他说他惦念屋边的塘,惦念塘边的田,惦念那条跟他一起串东家串西家的大黑狗。怎么留也不行,我决定叫辆出租车送他回去。富康车开到父亲身边,但一生都没有坐过小车的父亲却不知怎么打开车门。他的手在车门上东摸西摸,一脸尴尬。我上前一步,弯下腰来,打开车门,服侍父亲坐进车,再为他关上车门。父亲伸出头来,一脸的幸福,他在为儿子的举止而激动啊。他说:“儿啊,爸算是村里最有福气的人了。”说完,抬手抹着眼圈,憨憨地笑着。我顿时百感交集。
  活在世上,活在城里,活在官场,我在许多人面前弯过腰,为许多人开过车门,但从没有为父亲弯腰开过车门。我为别人开车门的时候,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毕恭毕敬,表里如一过。父亲是农民,我是干部,父亲是庄稼人,我是城里人,父亲这辈子已无法超越我的高度,但我有今天全仰仗父亲的奠基。父亲为我弯了一辈子腰,吃了一辈子苦,操了一辈子心,而我呢?仅仅为他开了一次车门,就叫他心满意足感动异常……
  车越开越快,望着父亲离这个人情味淡薄的城市越来越远,突然间有一种冲动让我心头一颤,禁不住泪水潸然而下……

励志一刻

不认识痛苦,就不是一条好汉。 –雨果

真爱

礼拜天一早,有人敲门。开门一看,竟是多日不见的母亲从乡下来了。母亲像有心事,但见到我,故作轻松地一笑,然后低头换鞋,搁下背上沉沉的布包。妻子迎上前和母亲打招呼:“爸呢?”母亲笑着应道:“在楼下呢。”父亲蹲在水泥地上抽着劣质的香烟。他那辆破旧的“永久”牌自行车倚在墙边,车的右侧牢牢绑着一袋新碾的大米。我心疼地埋怨他:“天这么热,叫你不要骑车,偏不听!”父亲抹把汗,笑着申辩:“坐中巴一来一去得花20块,够买20斤的大米了!”将父亲的自行车放进车棚,再转过身,他已一人扛着米袋上楼了。父亲进门时,一抖肩,近百斤的米袋稳稳地落了下来。我追着他爬上6楼,已是大汗淋漓,上气不接下气。父亲看我两手空空,却是一副狼狈样,忍不住开怀大笑,笑我年纪轻轻,体力竟如此之差。父亲已60开外,却是老当益壮。我不禁汗颜,又暗自为他健康的身体备感欣慰。未料,母亲在屋内突然冲父亲怒吼:“看你老骨头还硬几天,想找死啦?!”像是一记闷棍,对着兴高采烈的父亲迎头痛击。父亲的得意戛然而止,愤然甩出一句:“我死不死,关你什么事!”显然,父亲被激怒了。后来父亲被妻子劝到楼下散心时,母亲开始断断续续地哭诉,我从中探寻到了缘由。原来父亲的身体只是外强中干。他觉得心口难受已有好长时间,前两天吃饭时突然呕吐,这次硬是母亲逼着进城,准备为他做检查。我这才知道了母亲重重的心事。后来,父亲接受了检查,结果让我们大吃一惊,也证实了母亲的担心……父亲患上了癌症!母亲知悉后,顿时瘫软在地。半晌,才吐出一句:“别让他知道。”那一刻,我恍然惊觉,原来母亲在内心一直深爱着父亲。只是司空见惯的争吵,却将这份惦心挂怀如天衣掩蔽,不见一丝痕迹。父亲曾在乡下做过赤脚医生,凭其职业敏感,对自己的病情心知肚明。那天,父亲背着母亲对我们说:“我的病,别让她知道!”父亲担心的不是自己,却是母亲。他怕她受不了田里的重活,怕她受不了无人拌嘴的清冷和寂寞。父亲继而喟叹:“跟我受了这么多年苦累,我竟没有一句中听的言语待过她……”我握着父亲的手,无语凝噎。别让他(她)知道!就让一切祝福默默埋藏心底,就让自己承受的所有痛苦变成心甘和情愿……这多好!不必说出口,也无需说出口,只有自己知道,对他(她)一生一世的深爱,永远都停泊在无法打开的心口!

励志一刻

受苦是考验,是磨炼,是咬紧牙关挖掉自己心灵上的污点。 –巴金

母亲一生当中的八个谎言

儿时,小男孩家很穷,吃饭时,饭常常不够吃,母亲就把自己碗里的饭分给孩子吃。母亲说,孩子们,快吃吧,我不饿!——母亲撒的第一个谎。男孩长身体的时候,勤劳的母亲常用周日休息时间去县郊农村河沟里捞些鱼来给孩子们补钙。鱼很好吃,鱼汤也很鲜。孩子们吃鱼的时候,母亲就在一旁啃鱼骨头,用舌头舔鱼骨头上的肉渍。男孩心疼,就把自己碗里的鱼夹到母亲碗里,请母亲吃鱼。母亲不吃,母亲又用筷子把鱼夹回男孩的碗里。母亲说,孩子,快吃吧,我不爱吃鱼!——母亲撒的第二个谎。上初中了,为了缴够男孩和哥姐的学费,当缝纫工的母亲就去居委会领些火柴盒拿回家来,晚上糊了挣点分分钱补点家用。有个冬天,男孩半夜醒来,看到母亲还躬着身子在油灯下糊火柴盒。男孩说,母亲,睡了吧,明早您还要上班呢。母亲笑笑,说,孩子,快睡吧,我不困!——母亲撒的第三个谎。高考那年,母亲请了假天天站在考点门口为参加高考的男孩助阵。时逢盛夏,烈日当头,固执的母亲在烈日下一站就是几个小时。考试结束的铃声响了,母亲迎上去递过一杯用罐头瓶泡好的浓茶叮嘱孩子喝了,茶亦浓,情更浓。望着母亲干裂的嘴唇和满头的汗珠,男孩将手中的罐头瓶反递过去请母亲喝。母亲说,孩子,快喝吧,我不渴!——母亲撒的第四个谎。父亲病逝之后,母亲又当爹又当娘,靠着自己在缝纫社里那点微薄收入含辛茹苦拉扯着几个孩子,供他们念书,日子过得苦不堪言。胡同路口电线杆下修表的李叔叔知道后,大事小事就找岔过来打个帮手,搬搬煤,挑挑水,送些钱粮来帮补男孩的家里。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左邻右舍对此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都劝母亲再嫁,何必苦了自己。然而母亲多年来却守身如玉,始终不嫁,别人再劝,母亲也断然不听,母亲说,我不爱!——母亲撒的第五个谎。男孩和她的哥姐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下了岗的母亲就在附近农贸市场摆了个小摊维持生活。身在外地工作的孩子们知道后就常常寄钱回来补贴母亲,母亲坚决不要,并将钱退了回去。母亲说,我有钱!——母亲撒的第六个谎。男孩留校任教两年,后又考取了美国一所名牌大学的博士生,毕业后留在美国一家科研机构工作,待遇相当丰厚,条件好了,身在异国的男孩想把母亲接来享享清福却被老人回绝了。母亲说,我不习惯!——母亲撒的第七个谎。晚年,母亲患了胃癌,住进了医院,远在大西洋彼岸的男孩乘飞机赶回来时,术后的母亲已是奄奄一息了。母亲老了,望着被病魔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母亲,男孩悲痛欲绝,潸然泪下。母亲却说,孩子,别哭,我不疼。——母亲撒的第八个谎。说完,在“谎言”里度过了一生的母亲终于闭上了眼睛。其实,在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中,真实的谎言往往可以把人们抛入痛苦的深渊,而有的时候,善意的谎言却能催生出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花朵。然而,依我看来:真也好,假也好;爱也好,恨也好;生也好,死也好,不管为父为母,有的谎还非撒不可。……妈妈,我爱你!

励志一刻

书籍并不是没有生命的东西,它包藏着一种生命的潜力,与作者同样地活跃。不仅如此,它还像一个宝瓶,把作者生机勃勃的智慧中最纯净的精华保存起来。 –弥尔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