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

  叫您一声“母亲”,我的心在颤抖;
  叫您一声“母亲”,我的心在沸腾;
  叫您一声“母亲”,我的心在翻涌;
  叫您一声“母亲”,我的心此刻久久不能平静。
  母亲,我亲爱的妈妈;母亲,我敬爱的妈妈;母亲,我尊敬的妈妈。
  都说孩子是母亲的债,这一点,我完全相信,因为,我的确是母亲的债,而且是母亲这一生都还不完的债。
  母亲!
  那年,我从您的肚子里毫无征兆的跑了出来,您的汗水湿了被单,您依旧咬着牙在无声的痛喊;
  那年,我七个月,您无情的把我送给了别人,您的泪水湿了衣襟,您依旧狠心的松开了怀抱,头也不回的走了;
  那年,我一岁,收养我的夫妇因为我体质弱,常生病差点死掉,把我抱回来还给您,您轻轻地展开双臂,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您的泪水湿了我的前额,您依旧看着我,无声的落泪;
  那年,我八岁,您到外婆家来看我,您轻轻地抓我的手,您的身体在悄悄地颤抖,我挣脱您的手,静静地看着您,然后飞快的跑到外婆的怀里,您心伤的摇着头,泪水在红眼眶里无助的打转儿;
  那年,我十岁,您把我背起,跑着把我送进了医院,第一次进医院的恐惧是我这一生最不能释怀的痛,我叫了一声,“妈妈,我很痛”,您在一瞬间撕心裂肺的哭了,泪水湿了我的衣襟;
  那年,我十五岁,您背起我再次进了医院,第二次进医院的无助是我这一生最不能释怀的伤,您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手术台上的灯光刺得我的眼睛酸涩的疼,我无言的对白让您展现了无奈的感伤;
  那年,我十九岁,高考落榜,您只是说没事儿,我又一次用无言的对白拒绝了您的关心,您只是默默地站在门背后无声的叹息;
  ……
  今年,我二十岁,您的双鬓已有了残酷的岁月烙印,对我,您依旧是无声的纵容,依旧是默默地关心。可是我,在习惯中依旧是无言的对白,没有多余的情感去面对您给予我的生活,也许,我在逃避,逃避您的关心,依旧在意您在我的童年留下“抛弃”的痕迹,那沉淀在心里的东西,我不敢就这样走进您的心里,因为我害怕被人抛弃。
  母亲!
  我知道,那年,毫无征兆的从您的肚子里跑出来,让您感受到了别人无法越级的疼痛,所以,您在心痛之余把我悄悄地推开;
  我知道,那年,您忍着不舍的无奈把我送给别人,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这种办法是您维护尊严最好的期盼;
  我知道,那年,您用伟大的母性情怀对我展开双臂,无奈生活的残酷,让我再次成为了没有母亲的孩子;
  我知道,那年,您来看我是出于母亲对孩子的思念,我的逃避让您的委屈没有地方申述,这是您这一生最不能自我原谅的痛;
  我知道,那年,您看着我疼痛的表情在自我责备,觉得对不起我,所以,您在失控的那一刻,撕心裂肺的哭着;
  我知道,那年,您无助的看着手术台上的我,心是空的,觉得您把我带到这个现实的世界,没有把健康带给我,又一次无声的自责;
  我知道,那年,您面对高考落榜的我,心里有很多的事儿想给我说,看着我失落而又伤心的表情,只能一个劲儿的安慰我。
  ……
  母亲!
  在您的心里,我永远都是您一生的愧疚与遗憾,所以,您总是对姐姐说–我的童年您不曾参与,我的未来您想奉陪到您走进天堂的那一刻。这时,姐姐总是说我狠心,说我是狠心的孩子,不懂事儿,不懂得生活中的人情世故,我依旧把自己藏在属于我的世界里,用手记下自己的情感与故事,用无言的对白对着我世界以外的所有人,所有事儿。
  我承认自己是个没有心的孩子,可是,我懂得如何去感恩,如何去面对住在心里的人。
  母亲!
  我从未近距离的对您做我想做的事儿,说我想说的话,可是,我真的在努力地去面对您,即使依旧在无意间逃避,但我真的在鼓起勇气真实的面对您。
  所以,我的母亲,最后的盛情,是我想说一声—谢谢您给了生命,谢谢您默默地关心;谢谢您在我与病魔斗争的那一刻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
  母亲,您不用自责,因为,我懂得—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母亲,不用对我愧疚,因为我是您的孩子。
  即使,我这一生,都是您背着情感的债去铺的路,我也真心的谢谢您。
  母亲,端午来临,要真心的快乐!

励志一刻

不要垂头丧气,即使失去一切,明天仍在你的手里。 –王尔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