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她牵挂也是爱

  我在北京打工的时候,曾和一个女孩子合租过房子,她祖籍贵州,父母就她一个女儿。山水迢迢,行程几千里,再加上长假难请,路资昂贵,她回去一次很不容易,一般回去一次就得间隔两三年的时间。平常只有打电话联系。渐渐的,我发现,她常常在电话里请求母亲为自己做一些事情。
  “妈,给我做两双棉拖鞋吧。要那种鲜黄色的条绒布,越鲜越好,就象小鸡绒毛那样,鞋底儿要用牛筋儿的……”
  “妈,你去二舅家,把他明前的好茶给我要一些,真想咱们老家的茶啊……”
  甚至还要母亲为她做内衣:“背心用那种白色的斜纹布,裤头不要做三角的,要平角的那种才舒服……”
  “有打电话的钱你能买多少拖鞋内裤啊。”我笑她,“在北京什么买不到?还要麻烦妈妈。真是不孝顺。”
  “我这才是孝顺呢。”她的神情十分认真,“爸妈两年前都退休了。爸爸会下棋,没事儿的时候还能找人玩玩,妈妈就是个劳碌命,除了干活就是干活,连和人聊几句都费劲。退了休,我又不在身边,她就整天空落落的。上次回家听邻居们说,她常常地在门口呆坐,一坐就是半天。”她的眼睛有亮晶晶的东西在闪动,“于是我就给她打电话,可是我发现,打完了电话,她还是空的。我想了好久,才想出了这个不是法子的法子,就是给她找点儿事做。你知道么?每次预备让她为我做什么事时,我都要绞尽脑汁。重了怕她劳神,多了怕她急赶。太少太轻了又怕她看出我的阴谋,心里难过。”
  我的心里感觉十分温暖。这也是爱吧。我想。原来,爱也可以这样。再想想,爱真的就是这样啊。亲爱的人狼吞虎咽地吃光我们精心做的菜,穿着我们为他们洗熨的衣服清爽整洁地出门,躺在清香舒适的床上酣睡……这个时候,我们都是幸福的。作为劳作着,我们每个人都知道,为所爱的人辛苦时,是快乐的。而看到他们享受着我们的劳作时,我们又是充实的。如果有一天,我们为他们什么也做不了了,那一定是一种痛苦,至少也是一种折磨。因为,对他们有用,大约是我们存在的最有价值的意义之一了。
  也因此,对朋友那位劳作了一生的母亲来说,也许继续让她为心爱的女儿劳作下去是合适的。每当我想象着她如何兴致勃勃地为那双鲜黄色的棉拖鞋忙碌着,如何在阳光里为女儿寄出家乡的新茶,如何在白色斜纹布上面细腻地输送着自己的牵挂和爱抚的时候,我就会想:关于爱的话题是多么丰富啊。让她闲着,不一定是爱。让她牵挂,也可以是爱。让她轻松,她不一定惬意。给她负担,她可能还会踏实。我不得不承认,爱确实是需要方法的。而每个智慧的人,对这个字都会有独特的诠释和创意。(文/乔叶)

励志一刻

即使翅膀断了,心也要飞翔。 –张海迪